文章類

06/04/2020 – 《大国战疫号外》:剥开层层谎言包裹的疫情真相

Posted on Jun 4, 2020

来源:https://www.voachinese.com/a/a-battle-against-epidemic-another-version-20200604/5448134.html 非政府组织公民力量历时数月推出重磅调查报告《大国战役号外——一场本来可以避免的大灾难》 华盛顿 — 2月,当中共宣传机器开足马力,紧急推出为总书记习近平危机处理能力歌功颂德的大部头书籍《大国战“疫” ——2020中国阻击新冠肺炎疫情进行中》时,海外的一个人权团体决定展开自己的调查,用事实挑战北京钦定的抗疫叙事。 总部设在华盛顿的非政府组织公民力量将于近日推出重磅调查报告《大国战役号外——一场本来可以避免的大灾难》。这部历时数月完成的“十万言书”主要聚焦疫情暴发之初的两个月,通过汇整、比对、分析来自中国官方媒体、社交平台、外国媒体、及世界卫生组织等机构的公开信息,试图客观还原此间中国政府在一个关键点上的应对。 “把一个个分散的、支离破碎的画面拼成完整的图景,重建出的一个事实是:中国政府和习近平要为这次的世界大灾难负主要责任,”公民力量发起人、也是这份研究报告的主笔杨建利对美国之音说。 以“人传人”为例,杨建利说,他们的研究团队判定,早在去年12月中,中国医院就已经知道病毒可以“人传人”,但中国政府承认“人传人”是在1月6号以后,在此期间,世界卫生组织也跟着一起欺骗世界。...

Read More

06/04/2020 – 習近平須負責 美NGO調查揭開中國戰「疫」謊言

Posted on Jun 4, 2020

来源:https://ec.ltn.com.tw/article/breakingnews/3187580 華盛頓非政府組織(NGO)公民力量即將推出對武漢肺炎大流行的調查報告《大國戰役號外 一場本來可以避免的大災難》,直指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和中國政府隱匿疫情,必須為這場全球大災難負責。(摘自公民社網站) 〔編譯楊芙宜/台北報導〕美國之音報導,華盛頓的非政府組織「公民力量」即將推出對武漢肺炎(新型冠狀病毒病,COVID-19)的重量級調查報告《大國戰役號外 一場本來可以避免的大災難》,透過彙整、比對、分析來自中國官媒、社群媒體、外媒、世界衛生組織(WHO)等機構的公開訊息,還原中國政府在疫情爆發最初2個月的應對。 公民力量發起人、也是這份研究報告主筆楊建利接受美國之音訪問時表示,「把一個個分散的、支離破碎的畫面拼成完整的圖像,重建出的一個事實是:中國政府和習近平要為這次的世界大災難負主要責任」。 楊建利表示,以「人傳人」為例,研究團隊判定早在去年12月中,中國醫院就已知道病毒可以「人傳人」,但中國政府承認是在今年1月6日以後,在此期間,WHO也跟著一起欺騙世界。 這份調查報告做出結論說,去年12月30日和31日,是非常關鍵的2天;正是在這2天,中國政府各個部門有了統一、配套的部署,開始協調行動。楊建利說,「這個部署涉及各個部門,只可能來自最高層」。...

Read More

05/31/2020 – 正视、反思当前美国党争的弊端

Posted on May 31, 2020

来源:http://yibaochina.com/article/display?articleId=8579 杨建利   美国的防疫不利和警察过份警力致黑人嫌犯死亡引发全国暴乱,使人们不得不审视美国民主政治近年来的严重弊端,作为民主的信仰者和学生,我们必须正视、反思和总结经验教训。 民主政治的良好运作除了硬性的制度和规则外,还有很多其他重要因素在起作用,个人自由权利基础之上的政治妥协文化就是其中关键一项。 人们往往简单地把民主等同于多数决。没错,多数决是民主政治的核心组成部分,但它只有在两个前提下才有正当性:一是,民主政治必须划定需要多数决的议题范围,不是所有的事情都应该多数决,必须首先厘清私领域和公领域,只有公领域的议题(公共事务)才需要多数决,你和谁结婚就不能多数决,那是个人的自由权利,他人人数再多也无权置喙。密尔的《论自由》(在我国由严复翻译为《群己权界论》)因为对此有深刻论述而成为政治学经典。...

Read More

05/02/2020 – 民主和专制的变奏 —疫情下的思考

Posted on May 2, 2020

来源:http://yibaochina.com/article/Display?articleId=8525 作者:杨建利 武汉肺炎疫情肆虐全球是当前世界面临最大挑战。这场疫情从中国武汉开始,席卷整个世界,不仅造成大量的人员死亡和前所未有的经济损失,也极大地影响了人们的生活和交际方式,疫情及各国在防疫中暴露的问题,正在很大程度上影响政治现实以及人类的政治理念。无疑,这场灾难是影响人类历史的深远事件,我们需要及时跟进和思考。 目前,尚无一个国家彻底消除了疫情,控制和消除疫情仍是所有国家的当务之急。应该坦白地承认,在主要经济体中,中国的防疫由于爆发和防控时间较其他国家早、政府的防控权力可以无所顾忌无孔不入等原因,当下疫情已经相当程度上得到控制、将像年初那样任疫情肆虐的风险降到较小,而人口远少于中国的美国,从已知信息来看,无论确诊病例还是死亡数字,都高居全球榜首,成为疫情最严重的国家之一。美国对疫情的疏忽和防控失误是一个不能回避的问题。 (六个国家的疫情人数和限制指数,图片来自:福布斯forbes.com)...

Read More

04/23/2020 – 世界卫生组织必须向全世界做出交代的关键问题

Posted on Apr 23, 2020

来源:http://yibaochina.com/article/display?articleId=8508 杨建利博士与美国学者一起向世界卫生组织提出17个其必须向世界交代的问题,今天刊登在美国杂志《美国利益》,公民力量新闻组推出英文原稿和中译稿以飨读者。 世界卫生组织必须向全世界做出交代的关键问题 “如果世界卫生组织还想保持信誉,就必须对这些问题进行公开详细地问答” 杨建利  Aaron Rhodes (原文刊登在美國雜誌《美國利益》,中譯稿:Anna Yunpeng Chen) 鉴于围绕世界卫生组织(以下简称“世卫组织”)应对Covid-19的持续争议,我们将需要该组织回答的关键问题列出来,以便对该组织此方面的记录形成客观的评估。以下问题的提出基于对中文和公开资源的原始资料的研究。 世卫组织何时收到关于Covid-19的消息?  据亲北京的《南华早报》 (该报的主人是马云,他是阿里巴巴的创始人,一名中国共产党成员)报道,中国武汉 covid19的第一个确诊病例出现2019年11月17日。但是根据世卫组织官方网站,它在12月31日才第一次收到来自中国的关于病毒爆发的报告。 (https://www.who.int/csr/don/05-january-2020-pneumonia-of-unkown-cause-china/en/)...

Read More

2/28/2020 – 杨建利给美国副总统彭斯写信呼吁美国促成国际社会对新冠病毒源头的调查

Posted on Feb 28, 2020

来源:http://yibaochina.com/article/display?articleId=8411 公民力量新闻组 2020年2月28日   中国官方首席防疫专家钟南山在2月27日广州市政府召开的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上表示,疫情的源头“不一定在中国”。新冠疫情爆发后,有关疫情的源头出现了各种阴谋论,有人怀疑病毒是中国秘密研制生物武器所致,或者是武汉病毒研究所操作疏忽而泄漏,而中国社交媒体上也有一个流行的说法,病毒是美国制造的。钟南山关于病毒源头最新说法,会让有关病毒源头的争论进一步复杂化,在新冠肺炎疫情蔓延全球引发多国紧张之际,确定病毒源头的问题至关紧要,为此,公民力量创办人杨建利博士给刚刚受美国总统川普之命挂帅美国防疫工作的副总统彭斯写信,吁请美国敦促其他国家以及世界卫生组织等相关国际机构组成专家调查团、并要求中国政府尽快开放及配合国际调查团的调查工作,以便尽快确定病毒源头使全球的抗疫工作更加精准和有效。 杨建利博士给彭斯副总统的信通过私下传递和公开发表的两种方式呈达。该信全文如下。 February 28, 2020 Dear Vice-President Pence: We welcome your leadership role in protecting Americans from the coronavirus (COVID-19).  I am...

Read More

02/24/2020 – 生者对逝者的责任–勿让罹难者的死亡被强权掩盖

Posted on Feb 24, 2020

来源:http://yibaochina.com/article/display?articleId=8406 楊建利 (公民力量创办人)  夏明(劳改研究基金会理事会主席)   岁末年初,新冠病毒在官方信息垄断和信息屏蔽的掩护下,造成大规模的人群感染和死亡,让武汉陷入恐慌无助的状态。在这场灾难中,受伤害最大、伤痛最深的是罹难者及其家人,在这一特殊的时刻,无数的家庭成员处于被彼此隔离的状态,无法相见,无法相互关照;因医疗资源的短缺和调度失当,许多重症病人未能得到适当的治疗和照顾,成千上万的感染者孤独地挣扎、孤独地离去,没有亲人的告别,没有最后的遗言。 但由于维稳和权力者游戏的需要,武汉肺炎死亡者的数字被政府大大压缩,质疑者的声音被压制,信息封锁不仅导致罹难者生前的疏于防控,也让他们的名字在死后仍不为人所知。网上有较为可信的音像资料表明,这段时间里,火葬场的新冠肺炎火化遗体中,只有大约30%来自医院,而由于疫情爆发后武汉的医疗体系处于近乎崩溃状态,而且对新冠肺炎确诊的标准被人为抬高,许多新冠肺炎的感染者即使在医院去世后也未被列入新冠肺炎死亡名单,这就使得官方统计的死亡数字大大低于实际情况。有一种说法是,在这场疫情中罹难者的实际数字,可能需要在官方数字的后面加一个零。...

Read More

2/6/2020 – 裸露在病毒之前的忠诚、维稳和一尊 ——习近平时代的转折点

Posted on Feb 6, 2020

来源:http://yibaochina.com/article/display?articleId=8371 源于武汉的新型冠状病毒被世界卫生组织命名为2019-nCoV,这一名称中的2019隐含着极强的讽刺意义:在疫情的发生地中国,2020(不是2019)年1月10日之前,公众几乎对此一无所知,而任何关于这一疫情的言论对于谈论者来说都具有几乎和病毒一样的危险性。整整七年的习近平统治,中共政府对社会言论的打压早已超出了传统的“敏感”领域而无限蔓延,长期重压之下,当这场大规模疫情爆发的时候,没有任何医疗界人士象2003年Sars爆发时的蒋彦永那样公开对民众示警,即使如此,武汉市中心医院医生李文亮等人的小范围网络聊天还是享受了与709律师同样的待遇,被中国警方和中央电视台未审先判地予以定罪。(在这篇文章完稿时,得到李文亮医生病逝的噩耗,心中无限悲愤。您的星星,照亮您回家的道路,李医生,您走好。) (网络图片:官员戴N95口罩,而医生只能戴普通外科口罩) 特别讽刺的是,早在17年前,言论管制就是另一场疫情蔓延的罪魁祸首,中共政府没有从中接受任何教训。也许这样说有些过于笼统,应该承认,胡温上台之初的非典事件和孙志刚事件促使中国政府被迫相当有限度地为网络言论松绑,但这一相对宽松的言论环境在《零八宪章》之后再度被收紧,更在2012年习近平上台后被蚕食殆尽。...

Read More

12/07/2019 – 香港,时间在谁的一边?

Posted on Dec 7, 2019

来源:http://yibaochina.com/article/display?articleId=8291 香港大规模抗议由反对“逃犯条例”的修订开始已持续半年时间,发展成为一场广泛参与的民主运动。这场民主运动因其社会动员之广泛、抗议意志之坚定、抗议策略之灵活,成为民主运动史上的奇迹和经典案例,有许多值得我们认真思考和学习的经验。但迄今为止,有两点并未超出观察者一开始的判断:其一、中共和港府不会对主要的民主诉求作出积极回应,抗议者将遭遇越来越残酷的打压;其二、中共和港府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消除香港民众的抗议声音。 我将香港局势在可见未来的发展概括为两点:赢不了,输不掉。总体上來讲,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香港政府和抗议民众的较量将处于僵持和拉锯状态。 就在港警的镇压近乎走向疯狂之际,泛民议员在区议会选举的胜利和美国《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的通过再次凸显了僵持与拉锯状态长期化的趋势。最近,香港民间人权阵线发起的12月8日的游行获得批准,表明在这种僵持状态下,港警的打压依旧无法消除民众的抗争热情和意志,当然,无论多大规模的抗议,依旧暂时不会获得港府的积极回应。 那么,这样的僵持局面将会维持多久,时间将会站在谁的一边?...

Read More

11/01/2019 – 我对中共四中全会的初步解读 杨建利

Posted on Nov 1, 2019

http://yibaochina.com/article/display?articleId=8229 刚刚细读了中共十九届四中全会公告,初步解读如下: 紧接着70年国庆大阅兵而召开的中共四中全会以及该全会的内容标志着习近平执政第一季的结束和第二季的开始; 习近平执政第一季主要目标是:巩固权力、确立定于一尊的地位,此目标基本完成; 第一季结束时,习是大权在握,危机四伏,党内党外、国内国外四面树敌; 执政第二季首先是要进行党内派系平衡以稳固权力基础,这延续了他在10.1国庆讲话以及国庆游行方队所表达的基调; 执政第二季其次要走平衡路线,中共四中全会正式确立了习近平执政第二季的政治路线和纲领—毛、邓的中间路线,简单地用数学表达就是(毛+邓)/2; 四中全会公告未提及“反腐”,意味着习近平欲减少党内折腾,稳定党内; 四中全会主题虽然为“国家治理体系”(即政治体系),但未涉及政治体系最重要的部分——权力更替制度,以及与此相关的人事安排,这意味着终身掌权的初心不改。   总结起来,习近平执政第二季的开端就是:大权在握、平衡派系、平衡路线、继续严格管控社会、减少折腾以稳定党内,并力争第三届。   面对一个大权在握、平衡党内派系、平衡毛邓路线、继续严控社会、意欲减少党内折腾的习近平,是我们民主反对力量面临的与习近平上任以来的前几年不一样的新问题。 (完)...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