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類

03/11/2018 – 五个人 微小説

Posted on Mar 11, 2018

來源:http://www.yibaochina.com/Article/Display?articleId=7541 作者:楊建利   2023年3月第一个星期一的早晨,人民大会堂的某一小型会议室里,神色紧绷的李克强、张又侠、汪洋、赵乐际、陈敏尔围坐在一个长圆形的会议桌上,开着全国紧急状态领导小组会议。会议室里还坐着几位秘书和将军。 本来今天是预定的第14届全国人民大会的正式开幕的一天,但昨天晚上在人大预备会议刚刚结束后,他们五人突然实施了预谋的政变,把习近平扣押,随即向2964名人民代表宣布,党中央一举粉碎了野心家习近平称帝的阴谋,同时宣布成立以李克强为组长、张又侠为副组长、汪洋、赵乐际和陈敏尔为组员的全国紧急状态领导小组,负责尽快恢复正常秩序。 今天的议程临时改为在各代表团征集人民代表对政局的表态。截止到上午10:30,紧急领导小组已收到半数以上人民代表对“粉碎”和对新的领导班子坚决支持的效忠信,其中1001位代表宣称他们5年前–2018年3月11日–对“取消国家主席任期制”的修宪提案投了反对票或弃权票。 11:00,临时领导小组发出“粉碎”后的第一个全国通电:...

Read More

02/23/1018 – 杨建利:在第10届日内瓦人权与民主峰会上的演讲

Posted on Feb 23, 2018

来源:http://www.chinesepen.org/blog/archives/98377 (中译稿)(翻译:张维) 2018年2月20日,日内瓦 非常高兴在这里——第十届日内瓦人权民主峰会上——见到这么多的新老朋友,很荣幸在今年的这次聚会上再次发言。我也很自豪我所代表的中国的人权民主组织“公民力量”是日内瓦峰会的共同组织者。即便是在中国共产党专制统治的最黑暗的日子里,在这个峰会上志同道合的情谊,互相鼓励、经验与策略的分享总是给予我希望。 今年—2018年—将标示着《世界人权宣言》问世70周年,也标示着中国签署《公民权利与政治权利国际公约》20 周年,然而20年过去了,中国至今没有批准该公约生效。过去我曾经在本峰会上数度提及中共彻头彻尾的漠视所有族群的人权——汉人、藏人、维吾尔人、内蒙古人以及其他民族、宗教、区域人群的人权。尽管中国政府在联合国人权委员会上花言巧语宣称中国宪法与其他法律法规是如何对人权进行了保护。这根本就不是事实。我过去也曾经提及中共无情的镇压人权捍卫者、律师以及那些权利遭到践踏后试图寻求正义的普通公民。中共打压所有人,并以此在国内展示它彻头彻尾的对国际人权准则的蔑视以及对它自己的旨在保护中国公民权利的各项法律的践踏。...

Read More

02/10/2018 – 杨建利:中国政府要做全世界言论的审查者?

Posted on Feb 10, 2018

来源:http://www.chinesepen.org/blog/archives/97861 近日,德国梅赛德斯-奔驰公司一则关于奔驰汽车的海报引发中国“舆论”抗议,压力之下,2月6日,戴姆勒公司公开道歉。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虽然没有明确答复该道歉行为是否是应中国官方的要求做出,但以胜利者的口气宣称:“知错就改是做人做事最基本的道理。” 事实上,不需要揣测中国政府是否对梅赛德斯-奔驰直接施压,在越来越严格的管制之下,中国所有大规模的网络舆论事件如果没有官方的许可,都是不可能形成的,所谓“舆论压力”,实际上就是来自中国政府的压力。 这一事件最为令人惊讶之处,我以为有两点: 一,海报内容本身——“从所有的视角审视,你会变得更加宽广”——无论从什么角度看,都没有错误,也不带有任何政治敏感性,而且,这一内容发布是通过instagram账号发布的,作为全球性社交媒体,Instagram在中国大陆被封锁,也就是说,这是一则外国公司发布、完全没有侵犯中国“网络主权”、也不是针对中国网民扩散的信息,即使附加了一句“以达赖喇嘛的全新生活视角开启你新的一周”,考虑到达赖喇嘛尊者在世界范围内的崇高威望——他不仅是诺贝尔和平奖得住,即使在逃离西藏后,也曾继续挂名中国全国人大副委员长——也只能被视为以名人影响力扩展广告效应的做法,却遭到中国“舆论”包括中共中央机关报《人民日报》的粗暴“谴责”;...

Read More

01/04/2018- -杨建利:中国民营企业家的困境、权利与责任(二)

Posted on Jan 4, 2018

來源:http://www.chinesepen.org/blog/archives/96714 ——拒绝“公私合营”式的温水煮青蛙命运 在前篇同题目文章中笔者强调:“2017年,当习近平朝毛式政治大踏步后退的时候,所有的中国民营企业家,或者说资本者,需要静下心来想一下可能原本被忽视的某些东西:比如政治,比如自己的权利,比如社会责任!中国资本者要想摆脱悬在自己和子孙头上的红色共产魔咒,必须对这个政权与资本的关系有所了解,必须认识到中国资产者对于法治、自由应该承担的特殊的历史责任。” 概言之,中国的民营企业家再不能一味埋头数钱,也许他们从来就没能一味地埋头数钱。当王健林被边控的传言基本被证实,当刘强东声称共产主义将在这一代人实现,当马云的支付宝的网络支付被迫“网联”化,当“混合制经济”的锣鼓越敲越响,而各式各样的党组织在民营企业中遍地开花,即使是较为迟钝的民营企业家恐怕也开始意识到某种危机的临近,甚至有人预估第二次“公私合营”将是民营企业不可避免的厄运。...

Read More

11/15/2017 – 杨建利:突破民主受挫的困境——第十二届族群青年领袖研习营开幕词

Posted on Nov 15, 2017

来源:http://www.chinesepen.org/blog/archives/93796 2017年11月14日 日本东京 各位贵宾、各位朋友: 大家好。 第十二届族群青年领袖研习营终于开幕了。筹备这届会议的过程中,我们遭遇了刘晓波悲惨离世带来的沉重打击,工作一度停滞。中共十九大上新独裁者的产生,习近平政权政治上的左转、对言论自由的残酷打压、对民间社会加紧控制,使得这届研习营的召开承受着比以往更加沉重的压力。 的确,民主正在受挫。这不仅仅是对像中国这样强大的独裁国家中遭压制的民主运动的描述,也是对世界民主国家面对中共这样的专制政权所采取的绥靖立场和态度的描述。 而恰恰因为这一事实,这次研习营的召开显得比以往更加重要,对我们也提出更多挑战。 这是因为:中共政权以其强大的经济资源和军事力量、以其超出人们想象的政治保守性和维护红色帝国的决心,对内对外实施着分化控制、威逼利诱的整体战略,而我们自由力量相对而言是分散的。 我所说的自由力量,首先包括我们这些直接推动中国民主化的力量,包括族群青年领袖研习营参加者所代表的与中国直接相关的各民族、各地域、各宗教争取自由的人们。面对着强大的中共国家机器,我们别无选择,今天我们必须以更大的宽容和理解进一步消除我们之间隔阂,我们必须有更高远的见识和更坚强的决心在实践中积攒智慧、增强能力,走出一条互相帮助、互相扶持,团结奋斗的道路。...

Read More

10/30/2017 – 杨建利: 中国同样渴望人权——在意大利参议院非暴力激进党2017年跨国大会上的书面演讲

Posted on Oct 30, 2017

来源:http://www.chinesepen.org/blog/archives/92546 主题:文化、价值与原则的冲突:RIGHT OF THE PEOPLE OR HUMAN RIGHTS? (翻译 张帆) 2017年10月28日 罗马意大利参议院 感谢非暴力激进党的朋友们邀请我在本次跨国透明度大会上讲话,我深感荣幸,同时我也钦佩非暴力激进党对讲述真相与促进知情权的承诺。 在中国,一项最基本的真相就是中国人同样渴望人权。我加上“同样”这个词,听上可能有些令人尴尬。真实情况是:中国人民对人权的渴望不仅被中共政权压迫,而且也经常被国际社会或多或少地忽略。我经常被问道:“你经历了这么多,你的信心在哪里?” 我的回答是:“我的信心在于中国人渴望人权这一简单的事实上。” “你是真的相信这样吗?”有些人鉴于中国现状发出怀疑的声音。那么好,让我为您建议如下的实验,以供您自己做出判断: 请设想您在造访中国,随身携带一份《世界人权宣言》,在街上任意选取一些市民,在不受政治干扰的情况下,向他们展示出这份文件,问他们是否想要这上面列出的各项权利。您会期待他们说什么呢?您相信他们会说“不,我不想要这些权利”吗?这不可能。这时候您会像理解自己一样理解中国人民:没有人想要成为奴隶。在这一点上,中国人民与世界其他人民没有区别。渴望自由与尊严的的确确是普世真理。...

Read More

10/11/2018 – 杨建利:刘晓波的光辉榜样与严正警告

Posted on Oct 11, 2017

来源:http://www.chinesepen.org/blog/archives/91717 2017年在论坛2000上的讲话稿(中译) 翻译:张帆 (编者按:公民力量发起人杨建利博士本来应该于2007年10月8日在布拉格召开的“论坛2000,2017”的开幕式上发表这篇演讲,但非常遗憾,因旅行证问题杨博士未能如期出席。议报发表这篇演讲的中译稿,以飨读者。) 站在由瓦茨拉夫·哈维尔创办的论坛2000的这个讲坛上,我情不自禁的想到了我们的瓦茨拉夫·哈维尔,中国的瓦茨拉夫·哈维尔,我的朋友也是我的英雄——刘晓波。 刘晓波在不到三个月之前殉道而死。在这个健忘的世界上,很多人还未曾了解他,另外的很多人却正在装作已经忘记了他。诚如米兰昆德拉写道的,“人类反抗强权的斗争是记忆反抗忘却的斗争”。作为朋友和支持者,我代表他的家庭出席了他的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颁奖典礼,也协助构思了在颁奖典礼上摆放空椅子的创意。我认为记住他的意义在于拥抱他的思想遗产并且在我们继续争取民主与自由的斗争中追随他的榜样。 上世纪80年代,刘晓波是中国最具挑衅性的思想家之一。他学贯中西,尤擅哲学与人文,他学术上的真正融汇贯通令他在思想中保持独立与渊博。作为一个瓦茨拉夫·哈维尔这样的人的钦佩者,刘晓波以其对伪善、集体思维与政治逢迎的不容忍而自豪。...

Read More

09/28/2017 – 杨建利:权力一统,危机四伏——我看十九大后的习近平

Posted on Sep 28, 2017

来源:http://www.chinesepen.org/blog/archives/90955 对民间观察者来说,将自己的分析判断建立在有关宫廷政治的内幕传闻上是不可靠的,而且,在信息传播高度发达的时代,即使最高层也难以完全对社会封锁其政治意图和政治动作,公开信息可能比私下的各种猜测更能准确地展现目前习近平的权力运作及其效果。 我们知道,习近平不同于江泽民、胡锦涛,他要做比肩毛邓的人物,这其中自然有习近平的个人野心,另一要因是邓小平主义导致的权贵经济走到尽头,不得另寻出路。十八大前,所谓集体领导造成的“九龙治水”局面展现高层分裂的巨大可能性、经济领域内则是乱象丛生、2011年以来的所谓“经济下滑”看不到结束的迹象、腐败发展到可以吞噬社会经济的程度、网络声音的扩大不是减缓而是扩大了社会阶层间的撕裂风险、环保压力开始成为关系中华民族生死存亡的重大问题、群体事件持续高居不下……这些都是摆在习近平面前的无法回避的课题,即便没有野心不想“折腾”,他也再没有胡锦涛那种可以“不折腾”的好运气了。 要想有所作为,习近平就必须结束“老人干政”,结束中央权力分散无人负责的局面,他必须抓权,对习近平来说,这是排在第一位的事情。...

Read More

08/09/2017 – 中国民营企业家的困境、权利与责任(一)

Posted on Aug 9, 2017

來源:https://botanwang.com/articles/201708/%E4%B8%AD%E5%9B%BD%E6%B0%91%E8% 90%A5%E4%BC%81%E4%B8%9A%E5%AE%B6%E7%9A%84%E5%9B%B0%E5%A2%83%E3% 80%81%E6%9D%83%E5%88%A9%E4%B8%8E%E8% B4%A3%E4%BB%BB%EF%BC%88%E4%B8%80%EF%BC%89.html 2017-08-09 22:01 来源: 公民议报 作者: 杨建利 2017年的中国历史年鉴上,郭文贵事件是无法被遗漏的,观察者可以从多个视角对这一事件进行解读,我认为,在中国经济衰退的背景下,郭文贵事件可以被视为六四以来,中国经济精英——民营企业家——与政治统治集团关系破裂的极端案例和典型象征。 在郭文贵的爆料中,多次提及徐明、李明之死。死于中共“反腐”的富商当然不止徐明和李明,2017年,被羁押中死亡的富商还有刘希泳、董林等人,与此同时,肖建华被抓、吴晓辉被抓、王健林突然贱卖资产、围绕马云的诡异传言不断,早些时候,信力健被抓、非中共党员的郭广昌被中纪委拘查、李嘉诚则早早从中国大量抽逃资金,这些,足以显示富豪逐渐成为中国的高危阶层,资产者的处境不妙未来堪忧。...

Read More

07/25/2017 – 杨建利:对非暴力抗争的几条简述

Posted on Jul 25, 2017

来源:http://www.chinesepen.org/blog/archives/87659 我们所说的非暴力,是社会或政治运动范畴的概念,准确的说法是非暴力抗争或不合作,而运动的整体结果就是非暴力革命。因此,另一些范畴的暴力并不在我们议论的范围,如正当防卫、个人复仇等。非暴力不否认暴力抗争的权利,只是认为在现代社会中,非暴力抗争具有更清晰的战略价值,是可以产生预期政治效果的手段。 那种认为非暴力抗争面对极权政府一定会失败的观点,是一种历史的无知。成功的范例很多,不必再次赘述。米奇尼克说过,选择非暴力的一个原因,是“我们没有枪”。我不反对正当防卫,也不反对个人复仇,但当我们探讨民众集体抗争的策略、尤其探讨一场革命时,如果没有枪却高喊暴力,我不知道有什么意义。 有人说,非暴力抗争在中国不可行的原因是中共太野蛮残暴,它不是甘地等所面对的诸政府。这个说法蕴含的逻辑是:因为中共太暴力太暴戾,故我们要和它玩暴力比暴戾。这不就是说它什么强我们就和它比什么吗?非暴力抗争恰恰是要在暴力以外寻找力量,在中共弱的方面入手,从根本上改变力量的对比,最终取得政治上优势。...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