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講類

07/21/2018 – 杨建利:在美国众议院“刘晓波悲惨案件”听证会的发言

Posted on Jul 21, 2017

来源:https://www.hrichina.org/chs/zhong-guo-ren-quan-shuang-zhou-kan/yang-jian-li-zai-mei-guo-zhong-yi-yuan-liu-xiao-bo-bei-can-jian 翻译:张维) 2017年7月14日 史密斯主席及各位成员, 昨天,我彻夜未眠。 在这个悲痛的时刻,我要感谢各位举行这次重要的听证。本次听证会对于我们讨论我们如何能伸出援手帮助刘晓波的家庭、对于我们如何斗争以褒扬他的勇气与牺牲以及留给我们的遗产,都是至关重要的。 刘晓波的悲剧代表了中国众多活动家的悲剧,但却又是独一无二的。诺贝尔和平奖自始至今,有三位获奖者遭到了监禁。但是在他们之中,刘晓波是最悲惨的一位。 从2008年12月到最终患病,刘晓波一直被阻断与外界的联系,直到在美国总统特朗普与德国总理默克尔向习近平发出请求的情况下,被准许接受一位德国医生与一位美国医生的探望,在他的全部服刑期间,他甚至不被允许与前来探监的妻子刘霞谈论时事,而且不被允许谈及刘霞与她的家庭遭受的迫害。甚至在他临终之时,他都没有自由留下他的遗言。现在他走了,世界也无从知晓。...

Read More

07/19/2017 – 杨建利:他是一粒种子,你在哪里埋葬他,他就在那里生根发芽

Posted on Jul 19, 2017

文章轉自:http://www.chinesepen.org/blog/archives/87421 (在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基金会主办的刘晓波追思会上的讲话中译稿,张维翻译) 2017年7月17日,华盛顿共产主义受难者公园 今天晚上,我们沉痛悼念刘晓波的离世,他的离去是中国人民乃至全人类的巨大损失。 刘晓波不仅是中国最著名的自由与民主斗士,而且,无论生死,他都代表了中国最杰出的品质。 1989年四月,当天安门民主运动爆发时,刘晓波毅然从纽约回到北京,成为这次运动中最重要的知识分子领导者。天安门大屠杀之后,当别人纷纷出国甚至放弃民主运动的时候,他肩负起了道义与政治的双重责任,继续在中国国内进行抗争。他不断地进出监狱,在天安门大屠杀后的28年里,有一半时间在监禁中度过。他以绝不动摇的精神,分担了同胞的苦难并且为他们奉献了自己的生命。他是一位烈士和圣者。 是的,刘晓波是一位烈士和圣者,他具有迫害者们嫉恨的道义权威。他的遗产是爱、正义、和平与牺牲,而这将超越迫害者的行径,常驻人间。 这就是中国的独裁者们害怕他的确切原因,他们如此害怕他的一言一行,如此害怕他留下的精神遗产,他们害怕人们不可避免地将刘晓波的中国梦与习近平的中国梦进行比较;他们害怕人们不可避免地将中共政权比作纳粹政权,因为继1...

Read More

07/18/2017 – 杨建利:在美国众议院“刘晓波悲惨案件”听证会的发言

Posted on Jul 18, 2017

来源:http://www.chinesepen.org/blog/archives/87394 2017年7月14日 史密斯主席及各位成员, 昨天,我彻夜未眠。 在这个悲痛的时刻,我要感谢各位举行这次重要的听证。本次听证会对于我们讨论我们如何能伸出援手帮助刘晓波的家庭、对于我们如何斗争以褒扬他的勇气与牺牲以及留给我们的遗产,都是至关重要的。 刘晓波的悲剧代表了中国众多活动家的悲剧,但却又是独一无二的。诺贝尔和平奖自始至今,有三位获奖者遭到了监禁。但是在他们之中,刘晓波是最悲惨的一位。 从2008年12月到最终患病,刘晓波一直被阻断与外界的联系,直到在美国总统特朗普与德国总理默克尔向习近平发出请求的情况下,被准许接受一位德国医生与一位美国医生的探望,在他的全部服刑期间,他甚至不被允许与前来探监的妻子刘霞谈论时事,而且不被允许谈及刘霞与她的家庭遭受的迫害。甚至在他临终之时,他都没有自由留下他的遗言。现在他走了,世界也无从知晓。 刘晓波的癌症因5月23日的一次内出血引起的急诊入院被确诊,此后他住进了位于辽宁沈阳的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但是,关于他晚期癌症的消息直到六月底才透露出来。在此期间,他的肿瘤从5至6厘米增大至11至12厘米。...

Read More

05/22/2017 – 杨建利:代表公民力量致民阵12大的贺词

Posted on May 22, 2017

来源:http://www.chinesepen.org/blog/archives/85512 民主中国阵线第十二届代表大会筹备委员会: 首先,我代表公民力量对民主中国阵线(民阵)第十二届代表大会的召开表示诚挚的祝贺! 我坚决支持民阵的保障基本人权、维护社会公正、发展多元经济、结束一党专制、建立民主中国的宗旨和目标以及其和平、理性、非暴力的行动原则。期待未来与民阵更紧密的合作。 民阵自1989年成立以来,经历了许多磨难和波折,其中包括内部的分和之乱,目前也面临着合法性、正统性的纷争。长期以来,海外民运组织在没有严格意义的“选民”的情况下片面强调“民主选举”,为了夺位、搞分裂随机拉人入党(入会、阵)投票成为常态,“民主选举”非但不能保障内部法治更成为恶性内斗的工具;近年来,民运的话语环境恶质化,真理、真相并不能越辩越明,图虚名废实绩,虚假新闻满天飞,在高调反共的政治正确掩盖下腐败现象丛生,致使:干好干坏一个样,干不干一个样,真的假的一个样,遵守不遵守规则一个样;认真的思想交流、形势分析、策略思考、理性选择、战略落实、团结协作都淹没在没有是非、没有标准的恶劣环境中。在这样的情况下,一万句话不如一个行动,我们需要踏踏实实做事,需要做出实在的成绩,我们要用行动和实绩树立规则和标准,用行动和实绩建立合法性和正统性。舍此,我们只能在恶劣的环境中继续空转。 与民阵和所有其他民运同道们共勉。...

Read More

04/04/2017 – 杨建利:百年僵局的突破口和中日友好关系的真正基础

Posted on Apr 4, 2017

来源:http://www.chinesepen.org/blog/archives/83381 (与日本国家基本问题研究所等智库座谈、个人会谈内容纪要综合2017年3月27-31日) 对华关系是日本外交的一个难题,由于中日两国都有一些难以挑战的“政治正确”的存在,人们很难全面准确地审视中日关系的历史与现实困境。 中日两国有着长期交往的历史,有着相近的文化传统。十九世纪上半期,当西方贸易借助军事力量向亚洲推进的时候,起初,中日采取了相似的闭关锁国政策,但很快都发现了这种政策的无效,被迫打开国门。日本的明治维新与中国的洋务运动几乎在同一时间兴起。 十九世纪欧美与中日为代表的亚洲之间,是两种文化和观念的激烈碰撞。我们应该坦率地承认,欧美贸易、宗教、文化对亚洲的影响,对破除东方专制主义起到关键性作用,在历史上具有进步的意义。但是这种作用的发挥,在东西方整体观念碰撞的殖民时代背景下,是借助于武力实现的。这也就不可避免地形成民族主义的反弹。...

Read More

10/09/2016 – 杨建利:权力的最高价值体现在它帮助无权者的潜能上

Posted on Oct 9, 2016

来源:http://www.chinesepen.org/blog/archives/69872 (中译:王剑鹰) 各位好。 2014年3月14日,中国人权人士曹顺利在中国一家部队的医院里死亡,浑身布满虐待的伤痕,这是拘留5个半月留下的印记。之前,她在2013年9月准备离开中国前往日内瓦参加一项有关联合国人权机制的培训时,在机场遭到逮捕的。那年6月,她在北京外交部外组织了一场静坐,要求允许普通公民参与撰写中国递交联合国的人权报告的过程。 今天,我继承她的遗志,以同样的志愿演讲,也就是以中国公民的身份表达中国民众的愿望。这些愿望应该得到国际社会、尤其是联合国的倾听,因为当前的中国政府并不是中国人民选举出来的,他们在联合国以及其他国际体制中没有正确传达人民的意志,没有代表人民的利益。 近年来,很多民主国家因为惧怕中国的经济力量,在和中国的双边关系中,不愿触及人权议题。联合国机制让他们能够在人权问题上采取联合行动,以国际法律赋予的权利集体直面中国政府,而不用担心“干涉内部事务”的指控。三周后就有这样一个机会,联合国大会将投票选出人权理事会的新成员。 我敦请美国、加拿大、英国、法国、德国、日本等民主国家不要再次浪费这一机会。 根据建立人权理事会的联合国大会60/251决议规定,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候选国应当是“在保护和推动人权事务上保有最高标准”的国家。中国离这个基本标准相差甚远。...

Read More

10/02/2016 – 杨建利: 中国的民主: 失去的机遇和新的前景

Posted on Oct 2, 2016

登載地址:https://hqsb5site.wordpress.com/2016/10/02/%E6%9D%A8%E5%BB%BA%E5%88%A9-%E4%B8%AD%E5%9B%BD%E7%9A%84%E6%B0%91%E4%B8%BB-%E5%A4%B1%E5%8E%BB%E7%9A%84%E6%9C%BA%E9%81%87% E5%92%8C%E6%96%B0%E7%9A%84%E5%89%8D%E6%99%AF%E5%85%AC% E6%B0%91%E8%AE%AE/ ——美国国会国防和外交政策论坛上的演讲(国防论坛基金会主办) 翻译:王剑鹰 题图漫画作者:邝飚 [编者按:这是公民力量发起人杨建利博士递交给10月1-3日在纽约举办的“中国政治变局与民主化前景”研讨会的书面稿,下面是杨建利博士给研讨会组织者的信,其中介绍了这篇文稿的背景。《议报》发表这篇文章,以飨读者。 “中国政治变局与民主化前景”研讨会组织者: 各位好。非常抱歉,不能出席研讨会。 我向大会递交一个书面讲稿。 这份讲稿是我今年6月17日在美国国会国防和外交政策论坛的英文演讲的中译稿,尚未发表。本人认为这个演讲很符合您主办的会议的主题,所以提交给会议与各位与会的朋友交流。 在此特别感谢译者、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王剑鹰博士。 祝会议成功。 楊建利 2016年9月29日]...

Read More

02/14/2016 – 楊建利:改革与革命相遇而携手——在刘宾雁良知奖2015年度特别奖颁奖仪式上的致辞

Posted on Feb 14, 2016

https://botanwang.com/articles/201602/%E6%94%B9%E9%9D%A9%E4%B8%8E%E9%9 D%A9%E5%91%BD%E7%9B%B8%E9%81%87%E8%80%8C%E6%90%BA%E6%89%8B.html 改革与革命相遇而携手 ——在刘宾雁良知奖2015年度特别奖颁奖仪式上的致辞 各位老师、各位朋友: 大家好。 很荣幸出席今天的颁奖仪式,把刘宾雁良知奖2015特别奖颁给胡耀邦先生非常有意义,释放了特别重要的信息。 胡耀邦先生、刘宾雁老师是人道主义70年代末及80年代在中国复苏的两个重要路标,而人道主义正是发轫于70年代末的那场改革的主要精神思想来源。虽然严格地比较起来当时的许多政治经济指标并不一定比现在更好,但是正是由于胡耀邦、刘宾雁这样的人道主义者包括今天在座的思想先导像严家祺老师、陈奎德老师、郑义老师、王康老师等活跃在那段中国的历史,在政治、在思想界、在大众话语中占有较为主导的地位,在80年代,即使那时没有人告诉你有一个中国梦,每个人都憧憬着美好的未来,每个人都认为自己有明天、国家有明天,套用今天的政治术语就是大家都有中国梦,而且大家的梦应该是相近的。今天我也想借这个机会向这一代我的思想向导们表示深深的感谢。...

Read More

10/25/2015 – 杨建利应古巴人权大会邀请做2015年度Boitel自由奖颁奖人

Posted on Oct 25, 2015

新聞來源:http://www.chinesepen.org/blog/archives/39226 《公民力量》记者 周宏 报道 2015年10月23日 昨天(10月22日)晚上,公民力量发起人杨建利博士应古巴民主运动组织“民主委员会”(Directorio Democrático Cubano )邀请在其主办的名为“世代峰会”的2015年度Pedro Luis Boitel自由奖颁奖仪式上做颁奖嘉宾并发表演讲。 Pedro Luis Boitel奖是由罗马尼亚共产党统治时期的著名异议学者Gabriel Anreescu倡议和得到数个东欧国家的支持于2001年设立的,这个奖项以1972年在狱中绝食身亡的古巴著名异议领袖Pedro Luis Boitel的名字命名,一年颁奖一次,颁给在古巴境内为古巴人权进步做出突出贡献的古巴人,今年是第十五届。 杨建利博士先前时候被邀成为该奖的5位评委之一,其他四位分别来自瑞士、墨西哥、埃及和乌克兰。评委选出今年的得奖者为Sirley Avila Leon 和“权利和自由论坛”。 Sirley Avila Leon 原为人民代表,因为古巴政府为某高官在她代表的选区关闭一所不应该关闭学校,她开始了艰难的抗争之路。由于政府拒绝和她见面听取意见、官方媒体拒绝报道这个事件,Sirley Avila...

Read More

05/04/2015 – 杨建利:致良心犯的孩子—在第十届族群青年领袖研习营“良心犯的孩子”筹备成立会上的演讲

Posted on May 4, 2015

文章來源:http://www.chinesepen.org/blog/archives/26803   亲爱的孩子们: 看到你们我感到无比快慰和荣耀。今天我作为一个父亲以及一个前良心犯给你们说话。 还有许多良心犯的孩子此刻没有和我们在一起,我们不会忘记他们,我们不会撇下任何一个。 这是一个令人感伤的时刻。 在你们今天的年龄上,你们的父辈已经开始思考严肃的问题、开始采取勇敢的行动。说起来,他们的行动只不过是行使了作为一个人的基本权利而已,然而不幸的是,他们因此而入狱成了良心犯,并在中国的监狱里度过了或长或短的时间,而这些时间大都是他们最好的黄金岁月。他们的故事悲壮而精彩、精彩而悲壮。 请允许我首先请求到场和没有到场的良心犯的孩子们,去更多地了解你们的父亲、母亲,去了解他们所经历的点点滴滴。在你们的父辈的故事里--中国人权史的重要部分--蕴藏着今天中国和世界的秘密、甚至人生意义的秘诀,你们应该学会阅读这些的秘密和秘诀,这将使你们的未来受益良多。...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