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31/2018 – 焦点对话:党纪成“史上最严” 家法,习近平反击党内挑战者?

Posted on Aug 31, 2018

来源:https://www.youtube.com/watch?v=Et0rDJakDC0

中共最近宣布新修订的党纪条例,为中共八千九百万党员划定不可逾越的红线,被新华社和人民日报等官媒赞为“史上最严”。条例不仅加入“坚决维护习核心”的内容,而且将违纪范围大大扩大,连“热衷搞形象工程”或者 “不重视家风建设”这类界限不清的行为都成为罪名。习近平定下如此严酷的家法,是不是要对前段时间党内出现的挑战进行强势反击?新的党纪内容宽泛,定义不明,如果过硬执行,近九千万党员有几人能够过关?

焦点对话:党纪成“史上最严” 家法,习近平反击党内挑战者?
参加讨论的三位嘉宾是:纽约城市大学政治学教授夏明先生;人权组织“公民力量“创办人杨建利先生;政论作家,时局分析人士陈破空先生。

陈破空:习近平动用新党纪进行报复

政论作家,时局分析人士陈破空先生认为,与其说新党纪条例是习近平“反击”,不如说是他“报复”。7月流出政变传闻,8月有北戴河会议上的激烈争议。而且习近平在7月中旬出访期间,其亲信栗战书发起“表忠”运动,但弄巧成拙变成了不表忠运动,只有少数人表忠习近平,所谓定于一尊,一锤定音。绝大多数高级官员都不表态。于是习近平回国后第一件事就是召开政治局会议讨论党的处分条例。所以这个条例是为党员干部量身定做的,实际上也是为习近平量身定做的,专门针对这些人。新加的多条内容中很关键的一条就是“坚决维护习近平在党中央和全党的核心地位”。所以将来你表态也好,不表态也好,你只要流露出对习核心不维护,就会受到党纪的处分。因此,这就是习近平的一个报复行为。

陈破空:新党纪是黑社会家规

陈破空表示,通过这个新的党纪处分条例,习近平就是承认了共产党就是黑社会。黑社会的重要特点就是有家规家法,动用私刑,这凌驾于国家法律之上。条例里提到不能(对干部的配偶和子女等)“失管失教”,但它没有标准,就是个说法。谁来制定?谁来鉴定?比如,子女经商算不算失管失教?现在高官子女几乎都在经商,而经商的背后就是权钱勾结。

另外,出国留学要不要算失管失教?因为中共要求中国大学生不能有西方价值观,但很多高官都把子女送出去了,在西方接受教育。所以这个失管失教变成可以“临时起意”,习近平可以选择性地针对谁。看不顺眼谁,就在谁家挑毛病,加给你一个“失管失教”,然后开除党籍。

这里边还有双重标准,比如说到不得任人唯亲,不得搞“山头主义”。但这恰恰是习近平本人,最大的“山头”就是习家军,在中央占60%,在地区首长中占60%. 习近平就是最大的任人唯亲者。他这个条例对人不对己。

夏明:习近平不懂真正的权力为何物

纽约城市大学(CUNYGC)政治学教授夏明先生表示,还能从其他事情上看出习近平最近对其挑战势力的反击,比如习近平出席某军区一个晋职晋衔仪式时,有个很有意思的对联:“听党话,就听习主席话;跟党走,就跟习主席走”。可见他是在不断强化自己的权力地位。这里边有个根本性的概念问题习近平没搞清楚,其高参王沪宁该在政治学理论方面补补课。权力不是个物理学概念,它不是一种可单独施加出去的力量。权力其实是种相对概念,必须有赐予权力的一方和接受权力的一方。权力下面的一种延展就是“权威”,树立威信。而权威的建立需要有合法性。而现在习近平正在不断破坏他自身赖以存在的中国共产党的威信。他这种对社会、个人和党员的强势报复和惩处让其权威丧失了更多的合法性。他是在玩一个非常危险的游戏。

夏明:新党纪侵犯个人私域到达新高度

夏明表示,新条例中最令人担忧的就是这种“黑社会化”倾向。所谓“黑社会”就是一个封闭型的家长领导制的等级金字塔体系。它以暴力为后盾,完全出于一己私利伤害整个社会和公共利益。共产党本身就没太多的合法性,它以前的合法性是通过所谓的历史功绩和经济成长来获得的。而今天,这种合法性全部丧失之后,共产党就成了以一个没有合法性的暴力组织,那就是黑社会了。共产党的“黑社会化”反映在《党纪处分条例》上,当然是一个值得人忧虑的问题。另一个问题就是对于个人私域的无限干预。它先从自己的9000万党员开始,再加上一些公知人员,对整个社会和民间空间进行了最彻底的侵略。这让极权主义和全权主义达到了更深的高度,这一点也非常危险。

杨建利:习近平的新“家法”充满任意性

人权组织“公民力量”创办人杨建利先生表示,对于习近平到底在7月份遇到了怎样的挑战我们没有准确的信息,但从各方信息源和各种迹象判断,习近平那时肯定是受到了党内的挑战和批评。不过他能在传言纷纷的时候出国访问,说明他有相当的自信,回来以后马上召开政治局会议,提出“六个稳定”。很有意思的一个就是“稳定预期”。这种预期主要是指经济方面,但人们对经济形式的预期是自我实现的,如果每个人都认为这东西坏了,就不爱投资了,那经济上就完了。另外一种预期是对习近平权力的预期。如果每个人都认为习近平权力不稳了,那可能就真的不稳了。尤其是那些党内高层,一旦发现你权力不稳了,他们就要重新选边站。这种情况下,按照共产党的逻辑,如果习近平示弱,其权力就会崩塌。所以他必须进行反制。他在讨论经济形势的会议上又提出《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虽听上去不搭界,但这放出了非常明显的信号:这是家法,家长回来了。有些孩子调皮,我家长要开始惩治了。今天新改的“家法”的特点是不仅包罗万象,而且森严而无客观标准,增加了任意性。这种任意性方便了习近平。他是家长,他说什么就是什么。所以这个条例是在习近平定于一尊的情况下还给了他惩罚挑战势力的利器。

杨建利:习近平无法让人民爱他敬他,只好让人怕他

杨建利表示,修宪确立“习核心”后再一次通过该条例重新强调,说明习近平很不自信。他的权力已经够多了,都不知道他一身到底兼任了多少职务。“习思想”已经入宪了,任期制也被改掉了。虽然可能他的实质权力和毛泽东当年没法比,但从表面上看,中共建政史还没有哪个人超过了他的权力地位。他的权利足够大了。

但在权力足够大的情况下他还做这种事,这充分表明了他的不自信。该新条例表明共产党进一步“黑社会化”。其实任何一个社会都有法规,但法规基本都是合理的,让社会中的成员能自觉地遵守,这是最主要的部分。另外一部分是“威慑”,就是你若犯了法,我如何惩罚你。

这两部分结合,让法律可以实行。但在共产党这个新条例下,基本是“黑社会化”了。也就是,我习近平就是“老大”,你必须听老大的。这变成了基本都是靠威慑让社会成员去服从。习近平大搞个人崇拜其实也是种不自信的做法。他想让人民敬他爱他,但这在7月份遇到挫折失败了。所以现在只剩这一条路了,就是让人们怕他。他祭出这套“家法”,就是想让全党怕他。所以现在全党真的就是噤若寒蝉,但离心离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