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9/2018 – 价值观是美国对抗中共政权的超级武器

Posted on Nov 29, 2018

来源:http://yibaochina.com/article/display?articleId=7816

中美关系正在发生四十多年来最为深刻的变化,表面的引发点是中国对美贸易顺差长期持续扩大。在川普当选美国总统后,中美贸易战拉开帷幕。但贸易战只是中美关系变化的破题之作,而非全部,事实上,中美关系变化的背景至少还包括:中共在南海的军事扩张、习近平政治左转并废除国家主席任期制、中共试图以举国之力在科技领域通过不正当手段追赶美国等。

在俄罗斯经济长期衰退情况下,经济高速发展的中国已经成为美国最主要的潜在对手,众所周知,中国在价值观和军事领域长期以美国为假想敌,但习近平上台后短短几年,几乎是毫不掩饰地表达了对美国价值和美国力量的挑战与蔑视,这一走势的中国国内原因是统治危机的加深迫使中共加强对社会的控制,国外因素则是西方国家长期以来对中国的矛盾心态导致对中国的防范不足。

在刚刚结束的APEC会议上,中美之间的分歧与对抗再次强烈地展现在全世界面前:由于中美在众多问题上无法达成最基本的共识,会议第一次未能发表领导人宣言。这一结果表明,中美之间的对立绝不仅限于贸易领域,中美的对立也不只是两国间的外交问题,而是必定成为一个全球必须面对的现实。

贸易问题之所以成为美国最为关切的议题,是因为巨额的贸易逆差无时无刻不在逼迫美国反思“中国崛起”对美国意味着什么。在邓小平“韬光养晦”政策下,中国以一幅看似温柔的面孔与美国长期周旋,却已无声无息地形成了挑战美国的力量,而美国却未对此做好准备——即便美国的飞机、军舰依旧可以象征性地在南海宣示“通行自由”,中国在南海岛礁上已经建成的军事基地却在极大地改变南海军事实力的对比,也在改变这一地区国家的心态。

川普总统可能是第一个清醒地意识到中国威胁并开始采取全面行动的政治家,在这一点上,他的所有行动在美国政界几乎没有遇到阻力,一方面是因为“中国崛起”的威胁已经不容无视,另一方面,长期以来,美国人对中国缺少法治和人权的事实十分反感,因此,对中国的限制、约束乃至对立,是社会各界都不反对的新的特殊的 “政治正确”,甚至可以说是两党少有的共识之一。

在川普总统的推动下,美国与墨西哥、加拿大重新制定贸易协议,其中条款规定,如果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任一成员国与“非市场化”国家达成自由贸易协议,则其它成员国可以在六个月后退出并建立其自己的双边贸易协定。这一条款的设立,除了防范中国利用墨西哥、加拿大作为“后门”,绕道对美国输出产品的目的之外,也表明加拿大、墨西哥完全接受美国限制中国的战略。

与此同时,一度被中国寄予厚望的欧盟明确表示拒绝联中抗美,并在中欧峰会期间,拒绝中共提议与中共发表联合声明,谴责川普的贸易政策。

美国应该意识到这些国家的行为背后,价值观上的认同对行动一致性所起的作用。 我们甚至可以说,在多数APEC成员国与中国地理上更为接近,而中国近年来四处大撒币的背景下,APEC会议在受到中国强力施压的情况下未能达成共同声明,说明绝大多数国家对中国是有防范的,而东道国巴布亚新几内亚一边大量接受中国援助,一边拒绝中国的外交压力,其外交部长甚至拒绝会见中国外交官。

这是中国大撒币外交收买政策的失败,也暴露出中国的软肋所在,今天的中国,经济上的影响力前所未有,并四处花钱买“朋友”,但几乎所有国家与中国的“友好”,只是为利,而中国军事力量的增加反而使中国周边国家增加了与美国交好的需要。而且,中共的花钱买朋友并不是没有条件的,在中共投下重金的地方,中国必定试图影响该国的政治经济,这一点已经引起部分亚洲国家如马来西亚、斯里兰卡的警觉。

当人们谈论中美是否会爆发新冷战的时候,我认为历史不会简单重复。首先,中国在世界上没有任何真正的盟友,一切“友谊”都只是利诱的结果,中国甚至不可能主导形成华沙条约那样的联盟,但是另一方面,应该看到,在与美国的较量上,中共展现了比前苏联更为多样的手法和更为狡猾的战略。

尽管长期对国民灌输“以美为敌”的思想,中共对外却很少公开宣称与美国对立,他们懂得如何使用甜言蜜语麻痹对方,比如将中美关系比喻为夫妻,比如说“太平洋足够大,容得下中美两国”,比如说在国际上宣扬合作,反对对立。但请大家不要忘记,习近平在白宫玫瑰园承诺南海非军事化的同时,中国在南海隐蔽而迅速地建立军事基地。还有一个事实也能佐证中共对外手段的多样性和策略上的欺骗性:谈判的目的是为了达成协议,但中共有时会将谈判本身当作目的,以争取对自己有利的时间空间,比如当初的六国会谈,比如如今的中美贸易谈判。这都说明,美国如今遭遇的不是苏联那种公开于美国硬碰硬的对手。因此,美国必须采取更为有效的手段制约中国。

世界为什么担心中国经济和军事实力的崛起?因为中国的信息不透明、决策的非程序化使外界无法清楚预期中国的行为。而信息不透明、决策非程序化是与当今多数国家的政治发展趋势相违背的。一个接受普世价值的国家,不会以个人独裁的方式来决定国家的未来和对外关系。我以为这是中国与外部世界难以取得真正信任的根本原因。

也就是说,谁都希望赚钱,谁都希望通过合作来发展经济,但经济的发展终究是为人类生活服务的,金钱的价值在生命面前近乎于零。希特勒、斯大林都曾取得骄人的经济和科技发展速度,但历史证明这样的发展恰恰对人类生存构成极大威胁。即使不从这个最严重的层面论事而是仅仅谈论贸易,美国已经认识到了这样的事实,那就是,在一个自由市场的经济体和专制政权操控市场的经济体之间没有真正的自由公平的贸易,中国的人权赤字是美国相对于中国的贸易赤字的主因之一。

因此,美国在强大的经济、军事实力之外,必须重视价值观认同可以产生的巨大力量,并以这种力量形成对抗中共政权的国际联盟。我之所以认为不应以冷战方式处理当今中美问题,是因为外部世界不可能放弃中国这个巨大市场,而中国也不可能轻易对外关闭大门,因此,一个具有“集体行动”能力的国际联盟,可以最大限度地约束中国的行为,最大限度地迫使中国遵守国际准则。如果仅仅是中美之间的较量,那么,美国即使获胜,也会付出沉重的代价。

另外,习近平上台以来,中国人权状况急剧恶化,新疆出现上百万人被关“集中营”的重大人权事件,国际社会也有责任迫使中国停止人权侵犯。这不是贸易战的议题,却同样是国际社会不可回避的重大议题。

美国对中国的贸易战势必会在一定时间内对中国经济形成冲击,影响很多中国人的生活,仅就贸易战谈贸易战,可能会促使中共加强民族主义宣传,制造民众的反美心理,而以价值观促成的联盟则会让中国民众意识到中美的对立代表的是对人类发展方向的分歧,从而借助对中共的限制,促使中国境内自由和文明力量的兴起于壮大。

因此,将价值观因素注入这场中美较量,是美国取胜的重要保障。在中共越来越强大的科技、军事力量面前,对这一因素的强化,可能也关系到全人类的未来。

美国之所以成为举世公认的伟大国家,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美国多次高举自由的旗帜推动了历史的进步,并分享了这种进步的巨大好处,而美国的每一次进步,也给人类带来更多希望。我认为这才是真正的美国主义,这样的美国主义会在世界范围内得到广泛支持。

2018年11月28日 写于川习G20峰会前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