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2/2019 – 时事大家谈:改革已死,宪政当立,中国百余公知为何冒险发声?

Posted on Jan 2, 2019

来源:https://www.voachinese.com/a/voaweishi-20190101-voaio-new-year/4724251.html

在岁末新年交接之际,中国社交网络上传出一份”百位公知发表改革开放40年感言”,呼吁真正意义上的改革,还权于民,扭转乾坤,走宪政民主之路,不限于人人有饭吃,还要人人敢说话,让中国融入并立于国际社会。文章很快遭到删除,但公知的呐喊已经流入民间。这些多数为中国体制内的学者公知,冒着被打击报复的风险发声,凸显了什么现象?他们对改革开放有哪些看法,是否还抱有希望?与此同时,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在新年讲话中称,中国改革的脚步不会停滞,开放的大门只会越开越大。2019年我们将看到中国内外僵局的持续延伸?还是大变革的来临?

嘉宾:公民力量组织发起人杨建利博士;网络杂志《纵览中国》主编陈奎德博士

杨建利:中国各阶层居乱思危,高压下公知敢直言

公民力量组织发起人杨建利说,去年是中国改开40周年,在恰逢中美贸易激烈交战的同时,中国经济的各种危机频出;与此同时,习近平大踏步政治倒退,对社会的管控无以复加。任何人即便再乐观也不会对中国的改革开放前景心存希望。总结起来可以用四个字来描绘中国民间的感觉:恐慌期盼。他们对前途不确定,期盼时局的变迁;权贵们则是担忧反思。公知阶层位于民间和权贵的中间地带,可以说反映两边的心态。显而易见,公知们普遍反对习近平倒退;在禁言成为常态的情况下能发出这样的异议之声,其重要性不可低估。要指出的是,这份感言书内容并不新颖,但是却道出了“煤球是黑的”的常识;而这是一个在政治强压不能说出的常识,因为习近平强调的是“煤球是白的”。

杨建利:对人民苦难无动于衷,习近平渐成中共负资产

杨建利说,如果要总结习近平的2019新年贺词的话,应该就是“空喊人民”。当政府把维稳当作越来越重要的主题,当越来越多的人民成为政府镇压的对象时,习近平关于人民的概念也就越来越抽象甚至具有欺骗性。比方说,他虽然大讲扶贫也加大扶贫力度,但是很多扶贫措施却都沦为形式主义的表演。提到所谓的主场外交,我们看到,中共每次主场外交都是在严格防范人民的情况下进行的。而经济下滑的态势下,习近平对人民的苦难和遭遇只能是无动于衷。那些受损的股民和投资人、被迫返乡的农民工、四处上访的退伍军人、被拆迁的受害者、城市贫民、所谓的低端人口,等等,这些人都不算人民吗?正如陈奎德博士所言,习近平的主题和核心只是自己的权位,其他问题都必须为此让路。我们看到,没有经济活力的社会是不可能发展的,中共的合法性因此也受到越来越大的挑战。此时,习近平能够想到的就是对人民严加管控,防止他们说出实情。而习近平本人也越来越成为中共的负资产。

杨建利:改开死局难解锁,习近平逆行遭反对

杨建利说,人们对中国改革开放的直观理解就是邓小平主义,而习近平要否定的恰恰就是邓小平主义。一方面他不能公开表明,他现在的所谓改革开放之路已非邓当年的道路;另一方面他也不愿意公开告诉国民,邓小平的改革开放,就是所谓的权贵资本主义道路,也已经走到了尽头,甚至到了威胁政权的程度。习近平面对权贵资本主义的威胁,要么继续改革化解危机,要么抱残守缺死守堡垒。他选择了后者,因此只能往后退回毛时代。习近平要摒弃邓小平路线,但是又不可能完全回复毛路线。他之所以高喊改革开放,其实是不能公开否定邓小平,因此假改开之名行倒退之实。不过,如陈博士刚才说的,甚至习近平亲信刘鹤的言论都与习近平不能统一。所以,中共上层对改开的理解都是不同的。不过,改开40年已经成为中共的超级政治正确术语,是无法反驳的。但是,人们对改开40年所盛装内容的理解也是思路各不相同。中共内部支持邓路线的人占多数,这毕竟是中共当今的权力基础。因此,要逆向行驶的习近平已经遭到党内的普遍反对。

陈奎德:习近平手法毒辣,百名公知选择沉默中爆发

网络杂志《纵览中国》总编陈奎德说,这份百人感言是那些希望改变现状的知识分子向世界献出的大礼;在习近平统治下的当今中国,仅仅说出常识就是铤而走险。习近平上台后控制社会之手越来越紧,直到2018年面临转折而受到国际社会特别是美国的打击。加上去年上半年通过修宪试图终生为帝,他受到内外抵制是顺理成章的。公知们此时敢于直面和喊出真理反映出他们对变革的强烈愿望。习近平思想混乱人格分裂。去年受到打击之后步步后退,对内镇压更加严酷,对外则是不堪一击好话说尽。他对内使用毒辣手段导致公知们几年来几乎销声匿迹,甚至现在仍然难以向媒体做出公开回应,习统治的黑暗和暴虐由此可见。现在,公知们敢于道出批评的感言,说明他们已经忍无可忍,要对抗习近平包括政治、经济、文化等在内的全方位倒退。他们选择在沉默中爆发而不是在沉默中死亡。这些人此刻一同站了出来,这个姿态就说明了一切。书生集体发言的事件不可小觑,或许就预示2019年 开年后中国的基本走势。

陈奎德:百姓为先是心结,中共弃之不去食之梗喉

陈奎德说, 这些知识分子要求以百姓利益为先的改革,实际上是中共六七十年统治中一直面临的基本问题,甚至是中共挥之不去的恐惧。这个政府尽管现在财大气粗,却是畸形的。它得势时在国际上咄咄逼人,一旦遇到麻烦就立刻惊慌失措。原因在于中共高层日夜苦思冥想的都是如何维护自己的统治地位,如何让自己永远不倒台。这就是一个畸形政府挥之不去的焦虑所在。它跟世界上正常政府是不可同日而语的。正常政府的任务是管理国家的各种事务,维持社会的正常秩序,让百姓获得物质和精神的满足,使得社会越来越富足、越来越自由,人民越来越幸福。对于中共而言,这些都不足为道,主要任务是它明天依然在台上。所以,它只能以国民为敌,以国际秩序为敌,要围堵国内民意和防范国际批评,期待以此来维持统治的永恒。

陈奎德:习近平抱残守缺,国内外忍无可忍

陈奎德说,刘鹤去年初在达沃斯论坛上说过,在改开40年之际,中国将推出新的、力度更大的改革举措,有些措施可能会超过国际社会的预期。但是后来,习近平强硬表态,“不该改的就是不改”。党内分歧由此可见。习近平方针遭到国际社会强烈反击,党内有识之士也认为习近平道路不仅导致经济下滑,而且会使得中共进一步失去统治合法性,于是出现了包括邓朴方等在内的批评性讲话和言论。这些人认为,习近平的思路根本无法自圆其说,甚至会导致亡党亡国。他所谓的前后30年不能互相否定的说法,完全是前言不搭后语。后三十年的改开就是在否定前三十年的基础上才得以获得成就的。简而言之,改开就是把共产主义强加在中国身上的痕迹逐渐抹去。邓小平已经通过发展私营经济在经济上部分抹去了这种痕迹;现在需要继续抹去的是独裁和一党专制,实现经济、政治的双松绑。而习近平恰恰要反其道而行之,在政治上更加独裁,在经济上要灭私养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