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27/2019 – 世界记忆名录—六四坦克人照片为何被拒之门外

Posted on Mar 27, 2019

来源:http://cn.rfi.fr/%E7%A7%91%E6%8A%80%E4%B8%8E%E6%96%87%E5%8C%96/20190327-%E4%B8%96%E7%95%8C%E8%AE%B0%E5%BF%86%E5%90%8D%E5%BD%95-%E5%85%AD%E5%9B%9B%E5%9D%A6%E5%85%8B%E4%BA%BA%E7%85%A7%E7%89%87%E4%B8%BA%E4%BD%95%E8%A2%AB%E6%8B%92%E4%B9%8B%E9%97%A8%E5%A4%96

者 杨眉
世界记忆名录---六四坦克人照片为何被拒之门外

美国网民在社交网站reddit贴出八九六四一位年轻人在长安街拦阻坦克的照片 Reddit网站截图

在上一次的文化遗产专题节目中,法广向大家介绍了被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记忆名录的法国家喻户晓的儿童书籍 海狸爷爷故事丛书,今天要向大家介绍的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为何拒绝将全球闻名的六四坦克人照片纳入世界记忆名录。

法广就此采访了此一申请项目的发起人之一,流亡美国的中国著名异议人士,公民力量组织的发起人杨建利先生。

法广:杨建利先生,感谢您接受法广的专访,能否请您首先介绍一下事件的前后经过?

杨建利:2017年我们和美国华盛顿的新闻博物馆(Newseum)以及拍摄坦克人照片的美国记者联合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记忆名录项目提出申请,当时申请被接受了,之后,经过一个由14人的委员会组成的审议委员会,进行预审,预审结束之后,按规定再递交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干事批准。在此过程中,中国政府给予密切关注,教科文组织有很多中国的NGO,他们做了许多工作,来破坏这一项目。使教科文组织遭受不少压力。所以,他们一开始就以技术原因说我们的申请计划缺乏完善,在叙述上有问题。我们就根据他们的要求对申请方案进行了修改,再度递交申请。之后,那应该是在2018年的5月,我们受到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正式回应,说拒绝我们的申请。拒绝的原因依然是技术原因,说资料的解释缺乏专业,没有使用技术术语等等。但是,我们认为这些都是由于中国政府的原因。我们绝不会就此停止申请,因为同类事件,例如韩国的光州事件就已经列入联合国的世界记忆名录,广州事件与六四事件完全是一样性质的时间,所以我们认为教科文组织在此问题上使用的是双重标准。

法广:光州事件的什么资料被列入联合国的世界记忆名录?

杨建利: 关于一个事件,可以递交好几个申请,广州事件有许多照片,视频被接受,所以,我们也一样,在递交坦克人照片之后完全还可以递交别的视频等资料。当然,我们也也正在按照他们的要求来收集资料。我们正在筹建专业的六四网上纪念馆,在今年六四三十周年的时候正式推出,这不仅仅是为了向教科文组织递交申请,也是为了今后中国转型时必须解决一些转型的证据问题,就可以通过这个档案馆帮助解决。这么重大的一个事件,必须拥有一个全面的资料馆。另外,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运作十分混乱。因为,本来入遗申请是每两年一次,也就是按照规定,应该在2018年去年下半年公布通知,公布应该在什么时间段内递交申请,但是,在今天为止,教科文组织依然没有公布任何这方面的消息。

本台就此议题联系了总部设在巴黎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以下是该组织给本台的书面回答: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就坦克人申遗议题回答法广,2019年3月27日。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就坦克人申遗议题回答法广,2019年3月27日。网络
是否接受列入世界记忆名录的决定由专门委员会决定,教科文组织对此不予置评。至于何时可以再度递交申请,由于世界记忆名录项目正处于改革阶段,新申请的注册程序被临时中止。

此外,从教科文组织给申请方的官方信函中还可以看出,教科文组织强调坦克人申请方案将六四事件当作是中国政府对其公民的一次镇压事件令教科文组织为难,因为教科文组织在一般情况下不会在类似的事件中站边。

既然如此,那又如何理解教科文组织为何在巴勒斯坦等议题上毫不掩饰其政治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