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23/2019 – 【流亡人物】楊建利:民主思潮不可同日而語

Posted on May 23, 2019

来源:https://hk.news.appledaily.com/china/realtime/article/20190523/59628175

(北美通訊)六四事件發生30周年,《蘋果》北美版採訪了30位經歷天安門慘劇、目前流亡北美的異見人士。在六四前夕,每天刊登二人的訪問筆錄,讓他們口述30年以來的心路歷程,包括對六四看法,以及對中國民主化是否仍抱有希望。

記者:林于鈴
資料整理:LIX

楊建利
當年身份:美國柏克萊大學博士生
今日身份:「公民力量」創辦人
地點:首都華盛頓

我叫楊建利,1989年學運發生的時候,我正在美國加州大學讀數學博士。運動發生後,我們都感到非常振奮,在美國組織了各種各樣的聲援活動。就在北京宣佈戒嚴的第二天,我到達了北京,見了劉曉波。

2002年,中國各地爆發了工人運動,所以我就借了朋友的護照,偷渡回中國,很快被查出真實身份。我被帶回北京,被判五年徒刑。回到美國後,我就繼續回到我的人權民主工作,從2007年到現在。

89年民運失敗的一個非常重要原因,是民主、人權、自由的思想,沒有普及到一種程度,使這個運動可以持續發展。到了今天,這種普遍性已經和當時不可同日而語了。從表面上看,民運好像在中國沒有形成大氣候,實際上在人們的思想中、在網絡一旦有一點點思想形成的時候,民主自由派的力量和思想都是佔上風的。

一旦有機會,人們可以再次聚集的話,這種聚集的力量,就可能是當時89民運不可相比的了。89民運是以學生為主體的,基本上得到各階層的同情,但沒有得到各階層非常切實的支持。如果今天發生89這樣的事情,我相信各階層加入進來的主題,不一定是學生,可能是所有民眾。因為89以後,以利益驅動的抗議活動,背後關鍵的力量已經遠遠超過89民運當時那種深刻的程度。
你把整個中國的民主化想成一個整體,而你今天說每句話,都對這個整體產生作用。如果你從這個角度想的話,每個人都可以做很多事情。
我們要能夠幫助西方的民主政府更好地認清中國政府的本質,讓他們更加了解中國人民的訴求,使他們的政策更有利推動民主化,符合整個自由世界的利益和安全。

寧先華
當年身份:瀋陽市民聲援團總指揮
今日身份:書法老師
地點:紐約

我是寧先華,89六四的時候,我在瀋陽組建了一個「瀋陽愛國市民自治聯合會」,同時我是瀋陽市民聲援團的總指揮。2016年8月31日,我在國際社會的幫助下,成功地逃到紐約。
我在加入中國民主運動以後,有時也覺得很累,問題確實存在,有時候迫於家庭、各方面壓力,也想放棄,但這是個不歸路,你根本就放不下。

現在(民主運動)確實存在特別多外界干擾,包括中共的一些滲透,好比蚊子特別多,干擾我們的工作。但是作為民運人士,還是要堅信理念,確定目標,還是要往前看,放棄一些給我們帶來負面的東西,放棄一些干擾,踏實做一些事情。

(民運人士)不要彼此詆毀,我覺得應該每個人都把自己靜下來,做自己應該做的事情。我們每個人只要團結在一起,各盡所能,為中國民主運動哪怕只做一點點事情,或者多一些關心、多一些關注,就能推動中國民主運動的進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