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04/2019 – 自由亞洲:法輪功的20年(組圖)

Posted on Aug 4, 2019

来源:https://www.secretchina.com/news/b5/2019/08/04/902556.html

2019-08-04 10:00 作者: 石山 家傲

 


2019年5月12日,慶祝法輪大法弘傳二十七週年,韓國法輪功學員在首爾市中心舉行盛大遊行活動。(圖;明慧網)

【看中國2019年8月4日訊】法輪功的20年(1):並未消失的法輪功

1999年7月20,中國政府突然宣布全面取締法輪功,並隨之展開了對這個民間氣功修煉團體的全面打壓。20年之後,法輪功在中國大陸雖然難見蹤跡,但卻並未真正消失。自由亞洲電臺記者石山和家傲製作了三集特別節目《法輪功的20年》,介紹這一團體是如何反抗中國的打壓,並在海外發展壯大。

三個法輪功學員的故事

20多年前,還在清華大學精密儀器系讀書的虞超,由家人介紹接觸了法輪功。自稱是自由主義者的他,隨後幾年只是每個星期到附近的公園和大家一起煉功而已,直到1999年7月20日,才變成了一個堅定的法輪功修煉者。

「在7•20那天晚上,我接到了東北來的電話,說那邊已經打死人了。我就覺得這事全面開始了,大概停不下來了。那咱們就干吧!」

吉林美術學院畢業的郭競雄,也是一個年輕的法輪功學員。1999年7月,他正在長春城市晚報擔任美術和文化版編輯。

「報社旁邊就是省政府。7月20日那天很多法輪功學員去上訪,我當時就想去報導。後來把我弄上警車,就這樣,7月20日當天我就被抓了。」

1999年,當時正在北京某部委工作的高郁東,正在辦理留學英國的手續,在當局取締法輪功之後不久,高郁東來到了倫敦。「我的情況其實是當時在中國非常普通的故事。當時我正在辦理留學英國的手續,後來7月20日不久,我就到了英國。所以我算是非常的幸運。」

根據中國官方數據和民間的估計,1999年,中國大約有6000至7000萬人在煉法輪功,在北方的許多大城市中,法輪功的煉功地點比比皆是,有些公園內的煉功人數多達上千人。

鎮壓前曾有六千萬追隨者

美國非政府組織公民力量負責人楊建利博士認為,法輪功在中國的迅速崛起,有多方面的原因,包括法輪功煉習祛病健身的良好效果,以及共產主義意識形態在中國崩潰之後,中國人需要一種新的自我價值認知體系等等。

信仰的真空一定會要宗教的信仰來填補,另一個是中國缺乏醫療保險,社會福利長期缺位。因為這兩個原因,所以當時一些氣功在中國就非常受歡迎。法輪功是其中一個,也是發展速度最快的一個。所以中國政府突然發現,法輪功原來這麼大了,因此才開始全力的打壓。」

1999年7月20日,中國政府宣布法輪大法研究會為非法組織,同時在全中國抓捕數百位法輪功骨幹人員。隨後不久,時任中共總書記和國家主席的江澤民,公開指控法輪功為「邪教」,對法輪功的全面鎮壓也同時展開。

美國人權組織自由之家研究員薩拉•庫克,多年來從事各國宗教問題研究。她認為,法輪功屬於一種新型信仰團體,和傳統的宗教不太一樣。

「但它確實有更高層次、類似其他宗教的道德要求,內容接近佛教和道教,所以我們把它看成是中國的一種新興宗教運動。」

加拿大著名律師、前司法部長大衛•喬高(David Kilgour)也認為,共產主義和無神論意識形態,與法輪功之間形成了價值觀衝突。

「雖然中國對法輪功迫害非常嚴重,但我沒看到一起法輪功的暴力反抗事件。它的價值系統,比如說‘真’這個字,共產黨就不太喜歡,所以就有了很大的衝突。」

反抗從未停止

根據法輪大法明慧網和海外人權組織的不完全統計,過去19年,至少有四千名法輪功修煉者被當局迫害致死,數以十萬計的人被抓捕判處勞教和有期徒刑。

旅美中國法律學者滕彪,1999年仍在北京大學法律系攻讀博士。他對自由亞洲電臺表示,從中國一開始鎮壓法輪功,不少中國法律專家就提出了異議。

「迫害的方法完全是有違法制精神,也有違中國自己的法律條文。到2007年,我們有一個機會,為法輪功做無罪辯護,總共有六個律師介入。我們引述了國際人權法律,和中國憲法、刑法和刑事訴訟法等,發現對法輪功的打壓,完全是沒有任何法律依據的。」

2015年7月9日開始的709大抓捕中,中國當局抓捕和傳喚了數百名中國律師和維權人士,他們中的大部分,都曾經為中國大陸的法輪功學員進行過無罪辯護。

和中國數以千萬的法輪功學員一樣,虞超、郭競雄和高郁東的生活,從1999年7月20日開始發生了巨大的轉變。

虞超被工作單位辭退,四處流浪,但繼續參與法輪功的地下和街頭抗爭活動。2002年,虞超和妻子褚彤雙雙被捕,分別被判刑9年和11年。2013年,刑滿獲釋的虞超夫婦移民美國。

郭競雄從報社辭職,開創了自己的漫畫工作室,作品在中國迅速走紅,2004年獲得有漫畫界奧斯卡之稱的法國安古萊姆國際漫畫與連環畫節的最高特別獎。2008年,不堪當局騷擾的郭競雄移民美國,加入美國著名漫畫公司DC公司。

高郁冬則在英國倫敦的中國大使館之前,參與發起了長達19年的每天24小時靜坐接力抗議。

鎮壓法輪功導致人權狀況惡化

加拿大前司法部長、著名律師大衛•喬高表示,中國政府對法輪功的大規模鎮壓,是六四之後中共進行的一場大規模人權迫害,中國當局也把鎮壓法輪功的各種手段總結成經驗,推廣到鎮壓其他群體中。

「他們是法西斯加共產主義,針對不僅是法輪功,也包括西藏人、維吾爾人、基督教徒和其他幾乎所有的中國民眾。」

作為一名法律專家,大衛•喬高認為,鎮壓法輪功導致中國原先就已經不健全的司法體制全面崩塌,並促成了隨後多年在人權方面的全面倒退。

法輪功的20年之二:從中國大陸走向國際


奧利近日在紐約上州的一片草坪中靜坐修煉。(圖:奧利本人提供)

中國政府對法輪功鎮壓20年來,中國大陸的法輪功逐漸被限制在地下活動,社會上的公開活動越來越少。但在中國大陸以外的地區,法輪功的活動不但並未減少,反而有日漸增加的趨勢,不少外國的青年人也開始加入其中。

兩年前的一個清晨,剛從紐約一所表演學院畢業的尤利婭•海登(Yulia Hayden),在街角的公園偶然遇見了法輪功。隨後的四個多月,她成為了他們中間唯一的西方人。時至今日,她已是一名活躍的法輪功學員。

與尤利婭一樣,生活在英國倫敦的維多利亞•萊德威奇(Victoria Ledwidge)也是偶然的機會開始修煉法輪功。

如今,維多利亞是「終止中國濫用器官移植國際聯盟」(International Coalition to End Transplant Abuse in China)的一名志願者,擔任這家機構「中國法庭」(China Tribunal)項目的媒體聯絡人。她也經常出現在中國駐英國大使館門前的靜坐抗議中。

家住美國紐約上州(Upstate New York)的38歲IT人士奧利•托瑪(Olli Torma)早年就有東方文化的情結,十幾歲時就對佛教和東方哲學產生了濃厚興趣。他21歲時,通過一位朋友的介紹,開始煉習法輪功,人生也就此發生了轉折。

遠在萬里之外,被朋友稱作「李」(Lee H.)的25歲越南人,是2017年開始修煉法輪功的。李有著中西貫通的經歷。她在越南胡志明市長大,2013年來美國上大學。幾個月前,她剛從美國天普大學(Temple University)獲得了高等教育管理學碩士學位。

李介紹說,由於越南與中國有著相似的文化淵源,法輪功在那裡頗受歡迎。

現居美國洛杉磯的軟體開發工程師周先生,是2011年開始煉習法輪功的。為了保護國內家人的安全,他要求記者不公布他的全名。

現年28歲,來自中國湖南省的周先生說,他出國之後在網上搜索,瞭解了法輪功「真、善、忍」的原則和煉功功法。

2011年,周先生到美國留學,在大學校園發現法輪功的煉功地點,從此開始變成了法輪功煉習者。

「由於國外華人可能對法輪功都不是特別瞭解,而且法輪功在國內也被仇恨宣傳了很多年,剛開始我確實會有這方面的擔憂。但一方面,隨著很多法輪功學員在國際社會上講清真相,更多人也明白了法輪功是怎麼一回事。另一方面,我自身的一些負面想法隨著修煉也沒有那麼多了。」

大陸還有至少六百萬人煉法輪功

美國人權組織自由之家研究員薩拉•庫克表示,該組織2017年的調查顯示,目前中國可能仍有六百萬至兩千萬的法輪功煉習者。而在海外,法輪功的人數增長頗快。

「自由之家2017年發表出版的一份報告,有談到目前中國境內法輪功煉習者的人數,大約在600萬到2000萬,只有鎮壓前的十分之一到三分之一吧。」

因為調查中國活摘器官問題而和法輪功學員經常合作的加拿大前司法部長大衛•喬高也表示,法輪功近年在海外擴展迅速。

「現在全球有110個國家有法輪功的社團,這是我知道的情況。在中國以外,就只有北韓也在鎮壓法輪功,這不令人感到奇怪。其他國家都把法輪功視為一個新興的團體。」

在海外發展迅速

12年前離開中國,現在美國做訪問學者的滕彪表示,雖然海外的法輪功學員也引起過不少批評,但總體來說,法輪功在海外迅速發展,已經成為反抗共產體制的重要力量。

「當然他們也不是沒有問題,比如對批評意見不太寬容等等。不過現在他們是被迫害最嚴重的團體,也沒有什麼權力,不會造成損害。所以總的來說,它對促進中國的民主,有非常正面的作用。」

今年7月17日,也就是中國政府取締法輪功20週年前夕,美國總統特朗普在白宮接見參加美國促進宗教自由部長會議的代表,並與曾在中國坐牢7年的法輪功學員張玉華握手。

國際社會日趨關注

大衛•喬高表示,法輪功問題正處在一個轉折點,國際社會越來越關注法輪功在中國遭到迫害鎮壓的問題。他估計,未來中國共產黨政權嚴重侵害人權的現狀,將遭到越來越多的嚴厲批評。

法輪功的20年之三:海外反共的重要力量


以法輪功學員為主的希望之聲廣播電臺,目前是海外最大的中文電臺。圖為該電臺總裁曾勇。(圖:希望之聲提供)

隨著人數的增加,法輪功在中國以外的地區和國家,大量參與當地活動,包括當地舉辦的大型節慶遊行等。他們也在旅遊景點派發反共傳單。在這些活動中,法輪功學員除了講述在中國遭到迫害的真相,也揭露共產黨過去幾十年在中國大陸的所作所為。

另一方面,法輪功學員也創辦了一系列媒體,對中共進行公開的批判。

法輪功媒體海外崛起

復旦大學畢業的曾勇,上世紀九十年代初來到美國留學,後在加州矽谷的高科技公司從事電腦技術工作。1999年中共開始鎮壓法輪功之後,他和身邊一批在美國高科技產業工作的朋友,決心興辦電臺。他們為這個電臺取名為「希望之聲」。

曾勇說:「到現在已經十六年的時間,我們對中國大陸形成了一個廣播網,覆蓋了中國百分之八十的地區。在美國除了我們自己的電臺外,還有15個加盟的電臺,形成了一個美國的華語廣播網。」

除了希望之聲外,法輪功也創辦了大紀元報紙和網站,新唐人電視臺和其他不少多種語言的媒體。眾所周知,興辦媒體,尤其是電視臺,需要大量的資金,那他們的資金從哪裡來?

曾勇說:「我們常被問到這個問題,錢是哪裡來的?最初就是自己掏腰包,但很快就需要全職來做,這樣錢就成了問題了,遇到很大危機。後來我們在矽谷的這些博士和工程師,就開始學拉廣告。我們現在主要收入是廣告,也有聽眾的捐助,捐助也是不錯的。當然,我們有一半的工作人員是義工,這樣才能維持運作。」

美國的法輪功學員,早期由一批高學歷的華人知識份子為主,大部分是來自中國大陸的留學生,但也有人來自東南亞和臺灣。

開發破網軟體助中國人翻牆


法輪功學員研發的破網軟體:自由門、無界、花園網、世界之門和火鳳凰等。(圖:自由門)

目前在美國某著名科學機構從事網路技術的鐘菲女士來自臺灣,是一名電腦專家。2001年,她加入了一支由法輪功學員組成的電腦專家工作團隊群體。他們的工作目標,是突破中國政府的網路封鎖,為中國民眾提供翻牆軟體。

鐘菲說:「當時中共堵得太厲害了,所以一直要更新。所以我們必須一直盯著軟體的運行,隨時更新新的版本。所以那時每天工作18到20個小時都有,就這樣起碼堅持了三年的時間。」

自網際網路興盛以來,中國民眾突破網路封鎖獲得海外資訊的主要翻牆工具,大部分是由法輪功學員研發,包括自由門、無界、花園網、世界之門和火鳳凰等。

當中國領導人到外國訪問,法輪功的抗議隊伍會如影隨形,在各個不同群體的抗爭人群中,顯得特別突出。

海外反共的重要力量

美國非政府組織公民力量負責人楊建利,多年來和法輪功有過不少合作,比如在美國國會舉辦聽證會,共同進行公開的抗議活動等。

「他們不是僅僅寫文章發評論,而是建立了一些媒體渠道,包括大紀元報紙、新唐人電視臺,還有電臺,這是其他反抗力量沒有做到的。還有就是法輪功學員研製了很多翻牆軟體,這個對中國產生了非常深刻的影響。」

美國自由之家研究員薩拉•庫克介紹說,法輪功本身並不是一個以政治訴求為主的團體,但因為遭到中國政府的嚴厲鎮壓,最後發展成為全面否定共產專制制度。

「最初,他們大部分人認為共產黨誤解了法輪功,想勸說中國政府改變政策,但很快發現情況不是這樣的。所以很快,他們選擇直接和中國老百姓直接講事情的真相。所以法輪功的設立了媒體,直接宣傳人權、民主和信仰言論自由等觀念。當然,他們也就成了中共最頭痛的敵人之一。」

無法用暴力消滅的信仰

楊建利則認為,法輪功過去20年的反抗,最重要的是證明了極權專制體制以暴力消滅信仰的作法,不可能獲得成功。

「它向世界顯示,中共想要打壓一個群體,尤其是宗教群體,是不可能成功的。」

他認為,中共鎮壓法輪功的結果之一,就是催生了一支華人中最大的反共力量,這本身就是對專制制度的一大否定和諷刺。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