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23/2020 – 世界卫生组织必须向全世界做出交代的关键问题

Posted on Apr 23, 2020

来源:http://yibaochina.com/article/display?articleId=8508

杨建利博士与美国学者一起向世界卫生组织提出17个其必须向世界交代的问题,今天刊登在美国杂志《美国利益》,公民力量新闻组推出英文原稿和中译稿以飨读者。

世界卫生组织必须向全世界做出交代的关键问题

“如果世界卫生组织还想保持信誉,就必须对这些问题进行公开详细地问答”

杨建利  Aaron Rhodes

(原文刊登在美國雜誌《美國利益》,中譯稿:Anna Yunpeng Chen)

鉴于围绕世界卫生组织(以下简称“世卫组织”)应对Covid-19的持续争议,我们将需要该组织回答的关键问题列出来,以便对该组织此方面的记录形成客观的评估。以下问题的提出基于对中文和公开资源的原始资料的研究。

世卫组织何时收到关于Covid-19的消息? 

据亲北京的《南华早报》 (该报的主人是马云,他是阿里巴巴的创始人,一名中国共产党成员)报道,中国武汉 covid19的第一个确诊病例出现2019年11月17日。但是根据世卫组织官方网站,它在12月31日才第一次收到来自中国的关于病毒爆发的报告。

(https://www.who.int/csr/don/05-january-2020-pneumonia-of-unkown-cause-china/en/)

在此之前,世卫组织是否收到或发现有关疫情的任何其他信息?如果是,世卫组织的如何应对的?中国当局在向世卫组织提交的第一份报告的内容是什么?世卫组织能公布中国首份报告?如果不能,为什么不能?

世卫组织是否意识到中国对关于Covid-19的研究和信息的压制? 

2020年1月1日,中国给世卫组织递交报告的第二天,武汉市卫健委下令第一家鉴定和测序病毒的公司停止测试,销毁所有样品,并对信息进行保密。两天后,中央卫生当局向全国的检测机构发布了一条类似的行政指令。对此,世卫组织是否了解? 如果世卫组织了解这些情况,那它对中国的掩盖又作出了何种反应?

世卫组织如何处置从台湾收到的关于Covid-19人际传播风险的信息?

众所周知,2019年12月31日,台湾向世卫组织通报了这种新病毒的人传人风险。(https://www.ft.com/content/2a70a02a-644a-11ea-a6cd-df28cc3c6a68),我们不太清楚的是,世卫组织在收到来自台湾的警示后做了什么?世卫组织是否将这些预警传达给了其他国家?

世卫组织在否认该病毒可以人传人的同时,是否已经知道中国医生感染了Covid-19?

与中国政府一样,在1月20日之前,世卫组织一直否认Covid-19在人与人之间传播的说法。但在1月1日至1月11日之间,已经有至少7名中国医生感染了该病毒((https://mp.weixin.qq.com/s/69pdSrjNH_4qN3RrQ-Yk0Q)

世卫组织应该知道医生被感染是人际传播的重要明显指标。在此期间,世卫组织是否知道中国有医生被感染?还是中国当局没有通知世卫组织这些案例?

为什么世卫组织在确认了泰国于2020年1月13日发生Covid-19病毒感染病例后,继续否认该病毒可以人传人?

世卫组织的官方时间线表(https://www.who.int/news-room/detail/08-04-2020-who.timeling–covid-19)记载,1月13日,“[该组织]官员确认了泰国的一例COVID-19病例,这是中国境外的首例有记录病例。”。那么,为什么世卫组织在1月14日的新闻发布会上继续声称没有证据显示病毒可以人传人、在中国或泰国也没有医生感染病例?( https://news.un.org/zh/story/2020/01/1049182)

为什么世卫组织没有去武汉访问最前线收治Covid-9病人的医院?

1月20日和21日,在宣布武汉封城的前一天,世卫组织中国和西太平洋区域办事处的专家对武汉进行了一次简短的实地访问(https://www.who.int/china/news/detail/22-01-2020-field-visit-wuhan-china-jan-2020 。代表团参观了武汉天河机场,中南医院,湖北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包括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CDC) BSL3实验室。为什么代表团没有去武汉中心医院、金银滩医院、武汉肺炎医院等这些最前线收治感染者的主要医院?世卫组织是否向中国当局提出了进行此类访问的要求?

世卫组织是否从中南医院院长王行环博士处得到了关于Covid-19传播的信息?

1月19日,在世卫组织代表团访问的前一天,湖北省、武汉市卫健委领导来中南医院考察安排接待世卫专家时,卫健委的官员要中南医院人员“注意政治影响和说话方式”。王行环当即直接反驳说,“我一定会实话实说。你们难道忘记了沙士教训了吗?救人命是最大的政治,实事求是是最大的政治“。在世卫组织到中南医院考察的头天晚上,王行环还回绝了跟他相熟的省级领导要他注意政治影响的叮嘱。他对这位领导说,”真正的政治站位是要站在人民的立场上,站在党中央的全局高度立场上。”(http://www.rfi.fr/cn/%E6%94%BF%E6%B2%BB/20200413-%E6%8A%AB%E9%9C%B2%E6%AD%A6%E6%B1%89%E5%B0%81%E5%9F%8E%E5%89%8D%E5%86%85%E5%B9%95-%E6%9D%8E%E6%96%87%E4%BA%AE%E8%89%BE%E8%8A%AC%E4%B9%8B%E5%90%8E%E5%8F%88%E6%9C%89%E8%90%A7%E8%BE%89%E7%8E%8B%E8%A1%8C%E7%8E%AF) 

世卫组织能否公布1月20日王行环告知其代表团的信息内容?  

1月20日当周就发生了武汉大规模逃离,为什么世卫组织要等到1月30日才宣布疫情为国际关注突发公共卫生事件,而3月11日才宣布为全球大流行?

BBC健康报道的记者詹姆斯·加拉格尔1月18日发表报告,“中国新病毒将导致数百人感染”(https://www.bbc.com/news/health, 51148303)写道:“中国出现神秘病毒,感染人数远远大于官方数据显示,科学家们告诉BBC。目前已有60多例新冠状病毒确诊病例,但英国专家估计这个数字接近1700例。”

世卫组织代表团访问武汉期间,急于躲避病毒的居民纷纷离开这座城市,前往中国的其他地区和世界各地。武汉市长周先旺在1月26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证实,上一周已有500多万武汉居民离开。世卫组织代表团是否知道这次大规模逃离?如果知道,为什么世卫组织要等到1月30日才宣布疫情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而到3月11日才宣布为全球大流行?为什么在1月22日至23日的世卫组织会议上没有作出这样的决定?

1月28日,世卫组织总干事与习近平和中国其他高层领导人会晤时发生了什么?

1月28日,由总干事谭德赛率领的世卫组织高级代表团访问北京,与中国领导人会晤,了解中国的抗议,并提供技术援助。谭德赛会见了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和外交部长王毅,但没有会见中国中央防疫领导小组的组长、国务院总理李克强。谭德赛是否要求与李克强总理会晤? 谭德赛在中国了解到了什么?他的中国之行是政治之行的还是防疫专业之行?

鉴于中国对信息的压制、未能控制住Covid-9疫情传播,以及在报告Covid-9的性质方面的拖延,世卫组织总干事为什么还要赞扬中国的应对,甚至是“中国的制度”?

1月30日,在宣布疫情为国际关切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新闻发布会上,谭德赛盛赞“中共体制的优势,”习近平的领导,中国的应对。“我从北京回来后已经多次说过,尽管中国政府采取了非常措施来控制疫情,尽管这些措施对中国人民造成了严重的社会和经济影响,但还是值得祝贺的。”他接着指出,“中国发现疫情、隔离病毒、测序基因组并与世卫组织和全世界分享的速度之快令人印象深刻,难以言表。中国对透明度和支持其他国家的承诺也是如此。在许多方面,不夸张地说,中国实际上正在为应对疫情制定新的标准。” (https://www.who.int/docs/default-source/coronaviruse/transcripts/ihr-emergency-committee-for-pneumonia-due-to-the-novel-coronavirus-2019-ncov-press-briefing-transcript-30012020.pdf?sfvrsn=c9463ac1_2)

在同一次记者会上,他说:“让我澄清一点,这个声明不是对中国的不信任投票。相反,世卫组织仍然相信中国有能力控制疫情”。他似乎觉得有必要再补充一句:“我再重复一遍,让我澄清一下。这个声明不是对中国的不信任投票。相反。世卫组织继续相信中国有能力控制疫情。”

鉴于上述列举的事实,世卫组织秘书长为何作出这种虚假报告?如果当时世卫组织没有意识到这些事实,那么现在世卫组织是否仍然坚持谭德赛在新闻发布会上所说的?他现在还相信中国致力于“透明”吗?为什么谭德赛赞扬中国并顺从中国? 

为什么谭德赛在1月30日不建议甚至反对对中国进行边境和贸易限制?

    在1月30日的会议上,谭德赛反复强调,世卫组织不建议也确实反对对中国的旅行和贸易进行任何限制。鉴于上面列出的信息,特别是1月26日武汉市长承认有500多万武汉居民逃离了这座城市,为什么谭德赛反对限制中国的入境和贸易?现在世卫组织承认这一判断是错误的吗?

为什么世卫组织在2月底仍继续反对对中国贸易和入境进行限制?

经双方商定,中国与世卫组织召集中外专家组成联合调查团,对中国的疫情防控情况进行调查。从2月16日开始,联合考察团先后访问了北京、广东、四川、湖北武汉,于2月24日结束。在离开中国前,联合考察团的负责人Bruce Aylward博士(前世卫组织前助理总干事和总干事高级顾问),和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COVID-19应对方案专家组组长梁万年博士在北京举行了新闻发布会。

(https://www.who.int/docs/default-source/coronaviruse/transcripts/joint-mission-press-conference-script-english-final.pdf?sfvrsn=51c90b9e_2)

在新闻发布会上,Aylward博士继续反对对中国旅游和贸易的限制。现在来看,世卫组织会认为这是明智的呢?

为什么中国-世界卫生组织联合调查团甚至没有检查武汉和其他地区的疫区?

在2月24日的新闻发布会上,《华盛顿邮报》北京主任安娜·菲菲尔德(Anna Fifield)问Aylward,周末在武汉逗留后,他为什么没有被隔离。Aylward说,他没有去武汉任何“肮脏区”,那天早上他已经接受了冠状病毒检测。他随即离开中国而并没有被隔离14天。很明显,Aylward所说的“肮脏区”是指感染区。

为什么世卫组织负责研究和调查病毒暴发的专家没有前往感染区?(世卫组织2020年1月20日至21日访问武汉的代表团似乎也没有去“肮脏区”。)参加这次任务的世卫组织专家是否可以自由选择去哪里访问、去哪家医院进行研究,以及与哪些人——医生、受感染者、死者家属或街上的人——进行交谈?还是完全由中国政府安排? 

为什么未去感染区考察的世卫组织官员Bruce Aylward博士对中国抗疫大加吹捧又回避真实的问题? 

      在同一场新闻发布会上,尽管没有亲眼看到中国武汉和其他地方的感染区,但Dr. Aylward却对中国在控制病毒方面取得的成功大加赞赏。但当一名BBC记者问道,他认为掩盖和信息审查在多大程度上导致了病毒的加速传播时,他回答说:“坦白地说,我不知道,我没有注意到这一点。我只是实话实说……”

这次记者招待会的目的之一是为全球防疫提出建议。那么,为什么肩负这一使命的专家不去研究某个国家或另一个国家所犯的错误呢?为什么Aylward试图回避这个问题?现在世卫组织认为他的做法合适吗?

为什么世卫组织直到3月11日才宣布Covid-19为全球大流行? 3月初,Dr. Aylward为什么继续宣称Covid-19不是全球大流行?

在此次新闻发布会上,Dr. Aylward还说,“因为我们每天都停下来思考这种疾病,并做出决定,不管我们是否应该这样做,病毒会乘机使感染的病例翻倍的增长。我们必须加快行动”。这表明他懂得快速反应至关重要。到3月4日,许多国家的病例数和死亡人数激增,病毒早已符合人际传播、高致死率等全球大流行的标准。然而,3月4日,在接受《纽约时报》记者Donald McNeil采访时,他仍说:“我们没有全球性大流行。”(https://www.nytimes.com/2020/03/04/health/coronavirus-china-aylward.html)

世卫组织是否已经进行模型计算,来估计如果更早宣布Covid-19为国际关切公共卫生紧急事件、更早宣布其为全球大流行,可以挽救多少生命?

最后,世卫组织是否认为有责任协调所有受感染国家组成一个可信的、独立的科学团队,对Covid-19的起源进行调查? 

新型冠状病毒的起源一直是各国激烈争论和指责的焦点。这是首要问题,全世界的公民都在关切。这个问题最终是一个科学问题,与世卫组织的使命相一致。世卫组织能够履行它的职责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