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17/2020 – 过去一周公民力量发起人杨建利博士在国际媒体上发表的文章

Posted on May 17, 2020

来源:https://www.bannedbook.org/bnews/baitai/20200518/1330246.html

力量新闻

2020年5月17日

1. National Review

Questions for Ambassador Cui Tiankai

By: Yang Jianli & Aaron Rhodes

https://www.nationalreview.com/2020/05/questions-for-ambassador-cui-tiankai/

国家评论

给崔天凯大使的十个问题

 Aaron Rhodes

(中译稿:Anna Yunpeng Chen)

作者注:5月6日,《华盛顿邮报》刊登了中国驻美国大使崔天凯的专栏文章。这篇文章包含了一系列对事实的歪曲和刻意遗漏,同时将中共国描绘成那些“总是指责”中共政权传播新冠病毒的人诽谤的受害者。崔天凯称,这种不公平的指控是中国的“负担”,也削弱了国际社会抗击病毒的努力。这篇专栏文章是中国全球公关和虚假信息攻势的组成部分之一,其目的是混淆中共当局故意搞砸疫情处理的真相。为此,我们谨向崔天凯大使递交这封公函。

大使阁下:

在您题为“无视事实地指责中国只会让情况更糟”的文章中,虽然提到了关于COVID-19的起源和中国政府采取的应对措施的一些事实,但在世界各国政府和社会各界积极应对新冠病毒之际,需要中国当局更好地提供更多的事实。

为此,我们请您对一系列关键的事实作出澄清。我们寻求这些回答不是为了“指控中国”,而是为了确定在中国到底发生了什么,以及我们从中可以学习哪些以应对新冠病毒大流行。美国和国际社会的大众将对这些澄清深表感谢。

1).中国最高领导层是什么时候第一次得知疫情的,他们当时能获得哪些信息?据《南华早报》报道,2019年11月17日,首例新冠确诊。政府和医疗机构知道这个情况吗?如果知道,那采取了什么措施?

2).为什么中国当局在2020年1月1日命令发现病毒的实验室销毁样本并停止进一步检测?

3).为什么李文亮医生和其他七名医生因为报告新病毒而受到当局的训诫?为什么中国中央电视台和其他官方媒体公开羞辱他们,指责他们散布谣言,声称他们应该受到惩罚?中国高层领导人在这些决策中扮演了什么角色?

4).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直到1月20日才确认该病毒的人际传播,但在1月1日至1月11日期间,至少有7名中国医生感染了COVID-19,这清楚地证明了该疾病可以在人与人之间传播。中国当局是否知道了这个情况?如果知道了,那么他们是否向世界卫生组织(世卫组织)通报了这一情况?

5).2019年12月31日,武汉公共卫生部门报告了27例感染病例。但与中共关系密切的《南华早报》(South China Morning Post)却报道了266起病例。中国政府采取了哪些措施来确保有关大流行的官方数据-包括死亡人数-是准确的?

6).总书记第一次了解疫情是什么时候?他都了解了哪些情况?根据中共官方杂志《求是》的报道,习近平最晚在1月7日就知道了病毒的情况,并就政府应对给中央政治局下达了全面指示。但是,党报在1月20日之前都没有报道疫情和政府的应对措施,而政府在此期间的举措就如同根本没有发生疫情一样。例如,武汉市和湖北省都召开了超过1200人的“两会”。当地政府随后还组织了一个4万人的家庭宴会来庆祝中国新年。1月23日,也就是武汉宣布封城的那一天,《人民日报》没有提及封城,而是在头版头条报道了习近平总书记主持了一个盛大的新年晚会,会上他只字未提武汉或病毒爆发。

在正常的保密要求情况下,关于习总书记的这个指示内容,您能告诉我们些什么呢?

7).大家看过一段中国副总理孙春兰3月5日视察武汉一处居民区的视频,视频中悲痛欲绝的居民对她喊道: “假的,假的”,“都是假的”,“我们抗议”。您能解释他们为什么担忧吗?您的政府有没有给他们一个答复?

8).迄今为止,中国为何拒绝包括世界卫生组织在内的国际组织对病毒来源进行现场调查的要求?

9).武汉已于1月23日宣布封城,武汉居民被禁止前往中国其他地区。为什么仍然有成千上万的人被允许去其他国家旅游?

10).许志永、陈秋实、方斌和李泽华是记者、活动人士和商人。他们都在对COVID-19应对措施进行批评性报道后消失了。您的政府正在对他们的失踪进行调查吗?国家有关部门为什么要调查对处理新冠肺炎提出合法质疑的企业大亨任志强?为什么学者许章润公开表达了他的担忧和批评后被禁言?艾芬在讲出了她所知医院应对COVID-19的实情后之后是否受到当局的压力?

大使阁下,我们赞同:事实不容忽视,反对用宣传混淆视听。全球公共卫生取决于对真相的尊重。我们都迫切需要控制COVID-19疫情。在这个关键时刻,与民间社会进行坦诚对话以及在科学诚信和信息透明的基础上开展国际合作至关重要。在此预先感谢您对我们问题的关注。

2. China’s ‘Wolf-Warrior Diplomacy’ in Context

By Jianli Yang and Aaron Rhodes

https://www.nationalreview.com/2020/05/chinas-wolf-warrior-diplomacy-in-context/

 

中共的战狼外交。 经济高速增长和民族主义是中共‘六四’的两个“正当性”来源,当经济增长放慢尤其是面临着疫情引发的经济危机,中共将会狂打升级版的民族主义这张牌。这一切最主要的还不是”攘外“,而是安内、吓内、压内、控内。

3. Der Preis der Freiheit

Von Yang Jianli

https://www.welt.de/debatte/article207964683/Der-chinesische-Dissident-Yang-Jianli-ueber-den-Preis-der-Freiheit.html

受德国刊物Welt (世界)之邀,在最新一期撰文“自由的代价”,讨论价值和价格,在目前的全球化的形势下,也许发达民主国家的消费者在消费廉价商品的时候支付了隐蔽的价格–自由的代价。

4. Iran Wire

As Criticism of China Falters, Time for a NATO for Human Rights?

By Jianli Yang

https://iranwire.com/en/features/7051

批评欧盟迫于中共压力在最近有关新冠病毒爆发的报告和声明中减弱批评中共的力度,同时,倡导自由世界在人权问题上同中共等独裁政权打交道的国际机制–人权“北约”–集体进攻、集体防御。

 

5. China Blocks Investigations Amid Refusal to Shut Down Wet Markets

By Jianli Yang

https://iranwire.com/en/features/70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