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14/2016 – 楊建利:改革与革命相遇而携手——在刘宾雁良知奖2015年度特别奖颁奖仪式上的致辞

Posted on Feb 14, 2016

https://botanwang.com/articles/201602/%E6%94%B9%E9%9D%A9%E4%B8%8E%E9%9

D%A9%E5%91%BD%E7%9B%B8%E9%81%87%E8%80%8C%E6%90%BA%E6%89%8B.html

改革与革命相遇而携手

——在刘宾雁良知奖2015年度特别奖颁奖仪式上的致辞

各位老师、各位朋友:

大家好。

很荣幸出席今天的颁奖仪式,把刘宾雁良知奖2015特别奖颁给胡耀邦先生非常有意义,释放了特别重要的信息。

胡耀邦先生、刘宾雁老师是人道主义70年代末及80年代在中国复苏的两个重要路标,而人道主义正是发轫于70年代末的那场改革的主要精神思想来源。虽然严格地比较起来当时的许多政治经济指标并不一定比现在更好,但是正是由于胡耀邦、刘宾雁这样的人道主义者包括今天在座的思想先导像严家祺老师、陈奎德老师、郑义老师、王康老师等活跃在那段中国的历史,在政治、在思想界、在大众话语中占有较为主导的地位,在80年代,即使那时没有人告诉你有一个中国梦,每个人都憧憬着美好的未来,每个人都认为自己有明天、国家有明天,套用今天的政治术语就是大家都有中国梦,而且大家的梦应该是相近的。今天我也想借这个机会向这一代我的思想向导们表示深深的感谢。

80年代初我在北京上学,正是由于这样的令人感到“有希望”的大环境还有胡耀邦先生的内部一席话,我加入了共产党,他说(讲话精神):我理解你们年轻人不喜欢共产党,但是我希望你们加入党,从内部改变它。我入了党成为教委系统的第三梯队。后来发生的一切写照了那个时期中国理想主义者的命运,胡耀邦先生因宽容自由而被罢黜,而我这样一个党员学生因不能宽容专制于88年加入了海外民运,后因回国参加胡耀邦先生的逝世引发的89民运被开除党籍,从此成为党的死敌。

1989年至2002年这段时间我和刘宾雁老师有很直接深入的接触,他那颗永远柔软的心和不停思考的大脑、那言行中放溢出的对中国对世界的人道主义关怀一直感染着我,也成为我的提醒:不要忘记初心。2002年入狱,在狱中得知朋友们为刘老师举办了80岁庆生活动,我为此写了一首短诗,但是直到2007年出狱我才知道刘老师在那以后不久就仙逝了。

70年代末,中共以改革从文革的灾难中重获了一些统治的合法性,也正因为此,“改革”成为了中共不可动摇的政治正确。然而,在当前的中国根本没有改革之实,只有政治上的倒退、迟早要爆发的经济危机、个人崇拜和集权以及文革阴影的游荡。无论官方如何动用宣传工具--包括春晚--告诉人们“中国梦”多么美好,人们仍不知未来在哪里、国家的明天在哪里,一想起“中国梦”许多人会因为怕做噩梦而不敢入睡,这与80年代形成巨大反差。

前不久,中共官方高调纪念胡耀邦先生诞辰100周年。我们看到,习近平的反腐是选择性的,他的纪念也是选择性的,他只敢说胡耀邦是无产阶级革命家不敢说他是人道主义者、只敢说他“拨乱反正”不敢讲他“自由化”、只敢讲他在台上不敢讲他下台、只敢纪念他的生日不敢纪念他的祭日,说的远一点,只敢纪念胡耀邦不敢纪念赵紫阳。中共官方纪念胡耀邦意图很明显,就是要把胡耀邦这个中共历史上几乎是绝无仅有的正资产绑在保卫习近平的红色帝国的战车上。

这次颁奖仪式的通知说:胡耀邦属于人民。我同意这个说法,但是我特别希望胡耀邦在属于人民的同时也完整地属于中共,希望胡耀邦这个正资产,能够激励激发真正的政治改革,而在中国目前的情况下,政治改革如果不是以彻底的民主变革为目的就不是真正的改革,而彻底的民主变革就是我认为的民主革命。而民主革命必须肯定真正的政治改革的方向,不然就是鲁莽的革命。刚才郑义老师和王康老师都提到胡耀邦在走向人民的途中陨逝,我认为中国的前途寄希望于真正的政治改革和民主革命在胡耀邦走向人民的道路上相遇而携手,而胡耀邦、刘宾雁两位先贤的遗产将继续成为行走在这条道路上的中国人的重要的精神思想资源。

谢谢各位。

2016年2月13日华盛顿